第30&31日-扫塔/谢师/交还香板/普茶/颁发戒牒|敦煌雷音寺三坛大

发布日期:2020-12-11 18:02 点击: 来源:敦煌佛教

xmyeditor_01.png

             

敦煌雷音寺传戒法会

(第30&31日)

     历时31天,敦煌市雷音寺2020年三坛大戒传戒法会在中国佛教协会、甘肃省佛教协会和敦煌市委、市政府、市委统战部、民族宗教事务局及政府有关部门的大力支持和帮助下已圆满结束。本次传戒法会是中国汉传佛教寺院2020年度首场传戒法会,也是在全国疫情防控常态化下所举办的,意义深刻非凡。法会严格按照新颁布的《宗教事务条例》、《全国汉传佛教寺院传授三坛大戒管理办法》等相关文件精神认真执行,本着“就地、小型、节俭”的原则、严格落实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部署,以“如法传戒”为传戒宗旨,以树立培养戒行清净的僧团与建设道风纯正的丛林为传戒己任和精神目标。2020年10月19日,在法会圆满结束前,全体戒子参加祭扫竺法护大师塔、谢师、普茶;2020年10月20日清晨戒子领取戒牒后告假出堂(详见如下)。


祭扫竺法护大师塔





雷音寺塔林简介


本寺历史可追本于西晋之“仙岩寺”,时有出生于敦煌的三藏法师竺法护创立了中国佛教史上早期系统地弘扬大乘佛教的僧团,奠定了汉传佛教信仰的基本特色,史称“敦煌菩萨”。弟子竺法乘在敦煌“立寺延学,忘身为道,诲而不倦。使夫豺狼革心,戎狄知礼。大化西行,乘之力也,后终于所住。”前秦建元二年(公元366年)乐僔大师开凿莫高窟,历十六国、北魏、西魏以迄北周;隋文帝仁寿元年(公元601年)长安智嶷大师敕召送佛舍利于敦煌敕建“崇教寺”,故隋唐以来则名“崇教寺”。五代及宋名“大圣仙岩寺”。元仁宗时改名“皇庆寺”。清雍正以后称为“雷音寺”。近代佛教史上著名高僧心道法师融合临济、天台、密宗等修持特色,在西北创立“法幢正宗”,以“破邪显正,高树法幢”为宗旨,使得法幢宗在西部广泛流传,成为今天中国西部佛教的主导力量,开启了中国近代佛教史上开宗创派的先河。心道法师在民国时期亲临敦煌弘扬佛法,使会道诸门皆皈依三宝,为佛教的发展培养了人才。时异世迁,兴隳有间,寺名迭替,址有迁移,而终得传呗十余朝代,继薪千七百余年。敦煌佛教源远流长,为纪念历代诸祖建寺安僧,弘宗演教,特设供奉僧宝之塔林,诸祖为敦煌佛教绍佛种、续法统,为法忘躯,兴辟道场。及至身后,万民追思。于是建塔林供奉以示怀仰。




西晋三藏法师竺法护



xmyeditor_023.jpeg


竺昙摩罗刹,此云法护,其先月支人,本姓支氏,世居敦煌郡。年八岁出家,事外国沙门竺高座为师,诵经日万言,过目则能。天性纯懿,操行精苦,笃志好学,万里寻师。是以博览六经,游心七籍。虽世务毁誉,未尝介抱。是时晋武(公元二六五至二九○年)之世,寺庙图像,虽崇京邑,而方等深经,蕴在葱外。护乃慨然发愤,志弘大道。遂随师至西域,游历诸国,外国异言三十六种,书亦如之,护皆遍学,贯综诂训,音义字体,无不备识。遂大赍梵经,还归中夏。自敦煌至长安,沿路传译,写为晋文。所获贤劫、正法华、光赞等一百六十五部。孜孜所务,唯以弘通为业。终身写译,劳不告倦。经法所以广流中华者,护之力也。


护以晋武之末,隐居深山,山有清涧,恒取澡漱。后有采薪者,秽其水侧,俄顷而燥。护乃徘徊叹曰:“人之无德,遂使清泉辍流,水若永竭,真无以自给,正当移去耳。”言讫而泉涌满涧,其幽诚所感如此。故支遁为之像赞云:护公澄寂,道德渊美,微吟穷谷,枯泉漱水。邈矣护公,天挺弘懿,濯足流沙,领拔玄致。后立寺于长安青门外,精勤行道。于是德化遐布,声盖四远,僧徒数千,咸所宗事。及晋惠(公元二九零至三零六年)西奔,关中扰乱,百姓流移,护与门徒避地东下,至渑池,遘疾而卒,春秋七十有八。后孙绰制道贤论,以天竺七僧,方竹林七贤,以护匹山巨源。论云:“护公德居物宗,巨源位登论道。二公风德高远,足为流辈矣。”其见美后代如此。护世居敦煌,而化道周给,时人咸谓敦煌菩萨也。(出自梁慧皎《高僧传》卷四)




西晋敦煌竺法乘大师





xmyeditor_024.jpeg


竺昙摩罗刹,此云法护,其先月支人,本姓支氏,世居敦煌郡。年八岁出家,事外国沙门竺高座为师,诵经日万言,过目则能。天性纯懿,操行精苦,笃志好学,万里寻师。是以博览六经,游心七籍。虽世务毁誉,未尝介抱。是时晋武(公元二六五至二九○年)之世,寺庙图像,虽崇京邑,而方等深经,蕴在葱外。护乃慨然发愤,志弘大道。遂随师至西域,游历诸国,外国异言三十六种,书亦如之,护皆遍学,贯综诂训,音义字体,无不备识。遂大赍梵经,还归中夏。自敦煌至长安,沿路传译,写为晋文。所获贤劫、正法华、光赞等一百六十五部。孜孜所务,唯以弘通为业。终身写译,劳不告倦。经法所以广流中华者,护之力也。


护以晋武之末,隐居深山,山有清涧,恒取澡漱。后有采薪者,秽其水侧,俄顷而燥。护乃徘徊叹曰:“人之无德,遂使清泉辍流,水若永竭,真无以自给,正当移去耳。”言讫而泉涌满涧,其幽诚所感如此。故支遁为之像赞云:护公澄寂,道德渊美,微吟穷谷,枯泉漱水。邈矣护公,天挺弘懿,濯足流沙,领拔玄致。后立寺于长安青门外,精勤行道。于是德化遐布,声盖四远,僧徒数千,咸所宗事。及晋惠(公元二九○至三○六年)西奔,关中扰乱,百姓流移,护与门徒避地东下,至渑池,遘疾而卒,春秋七十有八。后孙绰制道贤论,以天竺七僧,方竹林七贤,以护匹山巨源。论云:“护公德居物宗,巨源位登论道。二公风德高远,足为流辈矣。”其见美后代如此。护世居敦煌,而化道周给,时人咸谓敦煌菩萨也。(出自梁慧皎《高僧传》卷四)




前秦莫高窟乐僔大师



xmyeditor_025.jpeg


据唐《李克让重修莫高窟佛龛碑》的记载,前秦建元二年(366年),一位德行高超的和尚柱杖西游至此,见千佛闪耀,心有所悟,于是,凿下第一个石窟。他就是乐僔和尚,史书上记载他是第一位在三危山下的大泉河谷开石窟供佛修禅的人,中国敦煌莫高窟的创始人。他在敦煌开凿了其历史上第一个石窟,从而开创了敦煌璀璨的佛教文化。






隋敦煌崇教寺智嶷大师





xmyeditor_026.jpeg


姓康,本康居王胤也。国难东归魏,封于襄阳,因累居之,十余世矣。七岁初学,寻文究竟。无师自悟,敬重佛宗。虽昼权俗缘,令依学侣,而夜私诵《法华》,竟文纯熟。二亲初不知也。十三拜辞,即蒙剃落。更咨大部,情因弥著。二十有四,方受具足。携帙洛滨,依承慧远,传业《十地》,及以《涅槃》,皆可敷导。后入关中,住静法寺。仁寿置塔,敕召送于瓜州(今敦煌)崇教寺。初达定基。黄龙出现于州侧大池,牙、角、身、尾合境通瞩。具表上闻。嶷住寺多年,常思定慧,非大要事,不出户庭。故往参候,罕睹其面。末以年事高迈,励业弥崇。寺任众务,并悉推谢。唐初卒也。七十余矣。(出自唐道宣《续高僧传》卷二十六)




法幢正宗第一世心道法师


xmyeditor_027.jpeg



心道法师是中国近代佛教史上的一位著名高僧,生前主要弘法于我国西北五省。曾亲近太虚大师、虚云老和尚、印光法师等近代高僧,依止于谛闲老法师、兴慈老法师学习天台教观。早年前往青海塔尔寺学习密宗,先后由九世班禅、恩久活佛亲施灌顶授记,授予丹巴增贝堪布职位和班智达尊称。曾在青海、甘肃、北京等地受到喜饶嘉措大师多次的亲切接见,在西北五省享有很高的声誉,对西部近代佛教的发展具有很大贡献。当时由于西北处于多民族、多宗教、多信仰的地区,大师本人又精通显密二宗,主张“显密并弘,禅净双修”的佛教思想。为了西部佛教的弘扬创立了“法幢正宗”,以“破邪显正,高树法幢”为宗旨,使得法幢宗在西部广泛流传,成为今天中国西部佛教的主导力量,开启了中国近代佛教史上开宗创派的先河。由于大师高瞻远瞩的卓识,在西部开办佛教实业、创办佛教刊物、兴办佛教教育等,发表抗日演说,慰问抗日部队,支援抗日救国运动,是一位名符其实的“爱国护教”高僧。


xmyeditor_028.jpeg




谢    师









引礼师交还香板




     下午诸引礼师父到方丈院交还香板,道证大和尚为每位引礼师亲书书法一幅,招待清茶一杯以示感恩。




xmyeditor_052.jpeg

为每位法会执事也赠送书法一幅




xmyeditor_053.jpeg




普        茶




xmyeditor_054.jpeg

                                                                                                                                          晚七点在雷音寺五观堂 方丈道证大和尚普茶开示


xmyeditor_055.jpeg

开堂师寿瑞律师鼓励戒子


xmyeditor_056.jpeg

新戒踊跃发言


每位新戒弟子发表得戒心得体会



xmyeditor_078.jpeg



颁发戒牒




     10月20日清晨(传戒活动第31天),在雷音寺大光明殿,雷音寺方丈道证大和尚为新戒颁发戒牒。敦煌市雷音寺庚子(2020)年三坛大戒传戒法会圆满落幕!今日起,戒子告假出堂。


xmyeditor_079.jpeg

恭请道证大和尚为戒子颁发戒牒



                                                                                                                                                                                 戒牒样式


回顾这次的传戒工作,我们深切体会到,这次法会的成功举办与敦煌市委市政府的大力支持和帮助密不可分,与上级各主管部门正确领导和莅临指导密不可分。在今后弘法利生的发展中,敦煌佛教界要更加紧密团结在党委和政府的周围,认真贯彻落实宗教政策法律法规,不断提高四众素质,加强自身建设、信仰建设、道风建设、制度建设、人才建设及组织建设。积极发挥好佛教协会的作用,带领好敦煌所有佛教寺院僧众如法合规的开展所有宗教活动,做好佛教界应尽的责任、义务和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