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和尚开示录

发布日期:2017-10-27 16:35 点击: 来源:未知

老和尚开示录

                          道证 记录整理

  (按:老和尚修持精进,十数年如一日。春节拜年期间,有幸亲近老和尚,聆听老人的开示,颇觉句句无不是功夫上的话。当时记录了一部分,老人语句朴实,为保留语言原貌,故未加润色,今整理成文,以飧读者。)

    方便开示

    言行要一致,清净是道场。

    火车跑得快,全靠头来带,所以寺院里的职事不好当。不要支配人,不要调动人,要感动人、带动人,这样烦恼少,这就是修心,这就是信愿行。修个人的心,不是为别人修心。

    不能放纵自已,我们要提醒自已,这是修行。一言一行,一举一动,我们都有要先约束自已,要求自已修苦行,提醒自已要彻底了生死,求解脱就对了。这样就是自已要求自已日行千里,别人要求自已寸步难行。

    我们在困难面前为自已找台阶,这就成了习气毛病了。

    我们放纵自已,光是要求别人,这就滑了坡了。这就是修行如爬百尺竿,下去容易,上去难。所以遇到任何事情,曲折,挫折,脏的、苦的、累的事情,只问自已错,不说他人过。

    我们看了佛经,上面对治的烦恼,正好指的是我,我们立即改正,这就是我的修持。

    见了好的不生欢喜心,见了坏的不生嗔恚心。要走中道,中道是平等心、直心。作事要将因果是非分清。看电视时,能外不著相,内不动心,这就是我们的修持。

    光看别人,这也不顺眼,那也不顺眼。别人说了我,打击了我,我十年都忘不掉,这是永远转轮回的轮回心。

    我们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要有自知自明的觉悟,这就是发菩提心。只要我能作得动,我就要求自已,我就要作。

    我们行住坐卧,吃饭、喝水,洗锅、涮碗,睡觉,都不要忘记念佛,这就是是心是佛,是心作佛,念佛念心,念心念佛。我们提念珠就是提醒自已念佛。

    爱国爱教就是要遵纪守法,依教奉行。

    道高一尽,魔高一丈,道高一丈,魔在头上。

    若能难行能行,难忍能忍,久而久之,你就能与道相应。这就是你的修持。

    念佛是在家里可以念,在寺院里来是诸上善人聚会一处。灵山会是佛菩萨的据点,寺院是社会上生死凡夫的据点,寺院是培养信徒的学校。有善根福德因缘的人进了寺院与没有善根福德因缘的人不一样。初一、十五在寺院里来得勤的与不怎么来的水平就不一样,认识就不一样、见解就不一样。在寺院来得多,可以广学多闻,在寺院里要依教奉行。

    有人来求儿女,我对他们讲,关键是孝养父母,孝敬公婆,奉事师长,尊老爱幼,惜老爱贫,诸恶莫作,众善奉行。什么叫诸恶莫作,错话不说,错事不作,错路不走,错的念头不生。父母公婆向你发了脾气了,骂了你,不要歪脖子,不要瞪眼睛,不要摔碟子、摔碗,你不要生烦恼。你求男便是男,求女便是女。若是错了,你来找我。你若作不到,你来找我,也是没得用。所以由你自已决定,你若作不到,骗的是你自已。

    我们求感应,求健康,求长寿,求官,求财,求平安,求福,求婚姻,求儿女……。求得有数量,我们念阿弥陀佛求得没数量。一句佛号什么翥包括在里面了,只要你诚心诚意的念,既能解除烦恼,也能解除痛苦。

    不论家庭纠纷,儿女纠纷,婆媳纠纷,夫妇纠纷,我劝人就是不论他(她)跳也好,骂也好,就是一句阿弥陀佛,不说是非。决定能够处理这些矛盾是千真万确的。坚持三个月,他就会心平气和。十年不能解决的纠纷,三个月就能解决。这样的问题我解决了有百十个左右了。

    风土人情

    解放前敦煌有一百四十多座庙,敦煌有五十六州县(按:雍正四年(1726年)川陕总督岳钟琪,巡边至古沙州地,见此地土地肥沃、水源充足,宜于垦荒。于是奏请清政府,在这里移民屯垦,以备军需。奏准后即派汉兴副道尤汶来沙州督田。当年起即由甘肃56州县开始移民、来敦煌屯垦。)一县有二个庙,比如现在的上西宁(属现在青海)、下西宁,大河州(属宁夏)、小河州,上武威、下武威,肃州、新肃州,高台迁来的东高台、西高台……,解放前许多地名都还在,庙大部分也在,解放后许多地名都消失了,庙也没有了。解放前这一百多个庙几乎都没有出家人,都由民众管着。因这些庙大部分是方神庙,都是各个地方带来的。里面供的神像很杂,佛像少得很。祁家坡那里上去有,城里有城隍庙,火神庙,白老爷庙,马王庙,这几个庙都大。还有五神宫供五温,牛王,马王,龙王,三皇五帝,所以神庙多,佛寺少得很。大佛寺比较大,地藏寺不太大,只有一个三间的大殿,西边有个五六间房子,东边有个三四间房子,还有个山门。道观也不太多,解放前月牙泉道人比较多。

    解放前敦煌从大年三十晚上开始一般都不串门,一至要持续三、五天。井里打水的时候都要往井里丢一个镘头,才能打水。比如你家有井,别人要在你家打水,都不能空手来,大小往井里扔一馒头,才能打水。表示先添后取。这一段时间里,火不能点,东西也不能借。过去生活困难,过三天年,饭吃不上的人很多。这几天里就是饿着也不能借,就如老前辈所讲:有钱常是节,无钱节是常。有钱人天天过节,没钱就与平时一样,没有过节的条件,就没有过节的气氛,所以与平时过日子一样。在这一段日子里,许多人都觉得很烦恼,所以我们学佛人要降伏其心,如何降伏,就要依照弥勒菩萨修心偈上所说:有人骂老拙,老拙只说好,有人打老拙,老拙自睡倒,渧吐在面上,由他自干了,我也省力气,你也少烦恼,这样的波罗密,便是妙中宝。谁若能用得上,谁就能把烦恼断了。这个方法是千真万确,若能用上烦恼就断了。若能将这几句话原原本本做到,就是“知足者心常乐”。只是人做不到。若社会上的人都有这样作,那就是天下太平,世界和平。家家立佛堂,户户说念佛,人人念弥陀,个个求极乐。

    过去旧社会,人吃不上,穿不上。鞋连后根都没有,将别人扔掉的鞋捡回来,将鞋面取下来补在自已的鞋上。现在的人真是不敢想……。


修学历程

问:你以前在家学佛念佛也非常用功,而且感应也很多,为何又要出家?

答:在世间上人从小到老每天生活的环境、事实、日常生活觉得烦,没有意思,人活的空虚,就是历代的帝王将相英雄豪杰,你争我夺,轰轰烈烈的一世,最后总结他们的落脚,真是争名夺利一场空。

问:你出家以前生活有那些经历?

答:出家前经历太多,为什么人家富了,而你穷,人间富贵皆有因缘,佛经上说: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要知来生果,今生作者是。佛给我们说得很清楚,我们作不到。所以说亏是福,但怕你不吃,便宜是害,人人爱,个个拾堪得快。所以人是天上星多星不明,世上人多心不公,河里的鱼多水不清。一半黄土一半金,拿到街上试人心,黄土卖完金还在,世人认假不认真。弥勒菩萨偈才是妙中宝,金银珠宝如粪土。谁若捡上弥勒菩萨偈谁就能成佛作祖,可惜没有人捡。所以世上的人认假不认真。

问:许多人出家都有希望离家远一点,而你出家就在本地,没有离开敦煌?

答:我小时候就想出家,可惜没有门路。我出家时我们的师父到处借房子,借了四、五家都没有借上,我建议借西云观。当时都剃度三年了,家还出不去,服装没有改,我是在家里过了三年出家人的生活。也就是说剃度以后还在家里住了一段时间。所以我给别人解释说出家在家都一样,在家人也可以按出家人戒律修持约束自已。因为外面没有联系,如井底的蛤蚂,就见过筛子大的天。所以受戒回来,我准备在兰州五泉山浚源寺学一年,师父不让去,我又准备在酒泉学三个月,也不让去。这是我的因缘。师父就让我在西云观待着,现在我才明白这就是《楞严咒》上念的“妙湛总持不动尊”,我们光念,不理解,就是这个意思。这也就是《弥陀经》上佛陀的教诲“若有善男子善女人,闻是经受持者……”我们作不到,既然闻到了佛法,就要受持,受持就是难行能行,难忍要忍,难作要作,不容易。一切耻辱你能受持,坚持不动,就如百丈禅师所说“遇险以不乱为定力”,这就是不动。我们作不到,东跑西跑,跑来跑去还是把自已耽误了。这就如赵州禅师八十还在参访,大彻大悟后,参到什么呢?只不过多费了两双麻鞋钱。所以我们迷着呢,就是这个道理。

    大约民国二十多年,心道祖师来敦煌时住在贵庚堂(现在的敦煌宾馆,当时是一个园子)。敦煌的外道多,贵庚堂有三百多人,其他教会都是一二十个人,二三十个是最多的。因贵庚堂势力最大,所以才住贵庚堂,后来人家还不让他住,老法师才给他们讲经说法,大约讲了半月后,将他们说服了,他们都转邪归正了,才将贵庚堂改为佛教居士林。贵庚堂的成员全部归依三宝,成为佛教居士。后来老法师在居士林中讲了几小时的《金刚经》,当时正闹哈萨着呢,南山的蒙古人都在乡里住着许多呢,他们听见也跑来听经,都说是真正的“佛爷”。敦煌的神师们都去听了,都说讲得好。当时沙滩树园子里听经的人少少有几千,当时没有话筒,老法师声音还很洪亮,经讲完之后就在那里传授三归,当时参加归依的人最少有一千人,而且给每一个人都取了法名,我就是在那里受的三归,老法师给我取法名“融毓”。当时我如刚断奶的娃娃喝稀饭,才尝味道呢。

    心道祖师来敦煌是由融照法师请来的。融照法师十六岁出家,出在贵庚堂,到云南去待了两年,回来走到重庆准备坐车呢,当时国民党察着呢,结果把他们外道的东西察出来了,与他同行的一贯道天台老师,他一看人多,在人空隙中跑掉了,结果将融照法师及同行的两个年青人被扣下了。国民党将他们关在重庆的水牢里,大约关了八、九个月。后来了解他们是学生,让他们请个保人就可以出去。照法师是安西的,他的姐夫在碧口。邮政局里给他姐夫写了一封信,他姐夫把他保出去了。他在碧口跑了一年多邮差,有一次遇见一个人拿着佛经念,他看了才知道佛经这么好,他才与心道祖师联系,那时心道祖师正在修陕西的大兴善寺,用大辊轮车将心道法师接到武威,然后在张掖传了一堂戒,现在我这里还有一本张掖的同戒录。是大佛寺的谛信法师给我的。

 

因缘果报

   (按:以下几则故事皆是老和尚亲自经历的真人真事,故事目的在于警世导俗,故不列具体的人名、地名。因此不必妄加猜测,对号入座。) 

    敦煌有个居士领了个妇女来雷音寺,对我讲六道轮回原来是真的。我问她你是怎么知道的。她说我喂了一头大白猪,今年(2002年)腊月,我似睡未睡,提了一个篮子去畏猪,见到我母亲在猪窝里坐着,我便问:妈,你怎么在这里?答:你这傻丫头,你每天都给我喂饭,怎么反而不认识我了。又问:我每天给你的饭够吃吗?答:你提来了这么多,够不够每天就这么多。只见它上半截是人,下半截还是猪,在猪窝里坐着哩。又问:是不是再过两天人家就宰呢?答:就是么,过几天就宰呢。她妈讲:宰了让人家去宰,谁吃就让谁去吃,你不要吃。望着她娘的手往后腿的猪毛挖了一把,便抓了一把沙枣给了她了。她接到手里,惊醒来了。醒来后此事还清清楚楚的。后来她们在家里回忆这件事,这头猪没有宰,就卖掉了。

    农村有个居士,这个人在刚解放时由于传播神话,被公安局叫了去教育了一下,便改邪归正了,还入了党了,后来还当了队长。大约一九八五年,得了重病,住在了县医院,打发儿子西云观来找我。一个下午他的儿子在西云观找了我四回。他讲:大夫讲我父亲已经不行了,我看可能奈不到明天,有什么办法。并且说第一他爸在县医院住着哩,第二他爸是共产党员。那时人烧纸都只能偷着烧,我也不敢去。我对他讲:不论能不能坚持到明天,就是阿弥陀佛不停的念,什么都不要想,你给你爸讲这是我说的。来了四次我都是这样,没有改变说法,叫他念阿弥陀佛。结果住了十几天,便出院了。回家睡在单人床上,一翻身不小心滚在地上摔在地摔死了。到第三天快发送了,附了他老婆子的身说:去把当家户祖给我叫来,我安顿家事呢。再把生产队的新队长叫来,我给他安排生产队的事呢。将他们全部叫来,他将家庭的事情,生产队的事情,安排得非常细致,说得一清二楚,什么都安排顺当了,丝毫都没有漏掉的地方。说完便大哭起来。对当时在场的一位居士说:我活的时候没有学佛,我死了要入佛教,你们要办这件事,要满我的愿。对他嫂子说:我不但入佛教,还要受大戒呢。结果一个居士就跑到庙上来说了此事,当时融信老法师还活着哩。老法师说我还没有办过这种事,我没文化,说话人不喜欢听,当时我对那个居士讲你回去,你们有空来庙的时候在祖宗牌位前把香上好,让他老婆子来庙上授三归。我在庙上处理完这件事后,他家里安安静静的。这都是我们学佛的现实现报。

    四年前(1998年)有个郭居士,在买菜的途中被一辆摩托车把腿给撞折了,老人立即倒在街上了且将摩托车抓住了,街上的人都骂着哩,老人手一松,人家骑摩托车跑掉了。到了医院,大夫把骨头给接上了,脚还吊着一个很重的铁块。我听见了,到医院去看望,劝他不停地诚心念佛,这位老人的腿在治疗期间没有痛过,最多一个月就能走路了,就好了。现已有九十岁了,今天她的侄子来找我,说半月不吃了,不行了,可能过不了年了。我对他讲不会的,年前没什么问题。 

    有个郭居士念佛时全家都不信,周围有邻居学佛,郭居士讲你们去寺院把我也带上,由于郭居士家里不信佛,所以他们不敢去叫,怕人家不高兴。有一天胡居士说,郭居士经常说让咱们把她带上,咱们老是打妄语,不叫人家,今天我们去把她叫上。他们去到家里去的时候正好家里没有人,老居士很高兴,便带了一些水果,换了衣裳,刚走到院子里,老头了回来了。老头看见便问:走哪里去呢?老婆子说:我上庙去呢,我拜佛去呢。老头便说:你拜他,还不如拜我呢;你供给他吃,不如供给我吃。就说了这么两句话。郭老居士没有理睬他,就跟上他们两个居士到寺院里拜佛来了。同行的居士还给我说了老居士今天来寺院的因缘,我听了之后,让她们回去给他讲,这种说法罪过很大,让他赶快忏悔。这是夏天说的话,麦子还未上场。他说过话大约一个月后,郭老居士又来寺院来。我便问她怎么好长时间都没见你,还好着哩吧。她讲前一段时间老头子得了一个食道癌,结果麦子刚上场,就去逝了。

    有个王居士讲他们那里的草滩里有个佛爷庙,里面塑了佛像。一天,有三个放羊娃,其中一个讲佛爷肚子里有金子。于是三个人便拿了木棒在佛像肚子上捣一个洞,准备掏金子。结果掏了半天只掏一些草末,什么也没有。这三个人当年就死了两个。一个活了七、八年了,大约一九八五年时他成了一个傻子,半死不活的样子,不久以后就死掉了。这就是学佛的感应,报应。

有人让我讲开示,我说有什么好讲的,讲的时候你们点头哈腰,出了门,你们该如何还是如何。让我白费口舌。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归依三宝的意义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