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空鸟迹,平湖月影

发布日期:2017-10-27 11:38 点击: 来源:未知

    慧寂禅师[①](公元840~916年) 韶州(今广东曲江)人,俗姓叶。少年时,便有意出家而父母不许,遂于广州和安寺投通禅师学佛。十七岁时,父母与他商议婚姻大事,师觉光阴短促,生死事大,便跪至父母前,自断二指,表明求法学道之心,以报父母养育之恩。双亲见他出尘之志坚固,遂满其夙愿。

    师依南华寺通禅师剃发出家。尚未受具足戒,便去拜访南阳慧忠国师之高足——耽源禅师。一日耽源禅师说:“国师(南阳慧忠)当时传得六代祖师‘圆相’[②],共九十七个,授与老僧并告诉我说:‘吾灭后三十年,南方有一沙弥到来,大兴此教,次第传授,无令断绝’。现今你来得正是时候,我今天就把这个册子传授给你,你要善加保护,不要断绝。”遂将这个册子交给慧寂禅师。师看了一遍,便付之一炬。源禅师说:“这种深奥法门,没有人能够领会,只有先师及诸祖师诸大圣人才能明了,你怎么能烧掉了呢?”。慧寂禅师说:“历代祖师留得这个‘圆相’,是要人悟得无相之相,此圆相就好象标月之指,我看了一遍,已经知道其中的玄义,此玄义即是佛法的心要,只要体悟即明白佛法的源头,此即根本智,妙用无穷,无相而无不相,岂能执著!大和尚你如果需要,我不用吹灰之力,可以再写一本”。于是慧寂禅师又重集一本呈上,毫无遗漏。由此可见慧寂禅师在耽源禅师处之悟境,非同一般。

    灵佑禅师在沩山大弘法化,推行祖师一脉心传,禅席隆盛。慧寂禅师告别了耽源禅师,又慕名而去沩山参拜灵佑禅师。

    沩山问:“汝是有主沙弥,无主沙弥?”

    师曰:“有主。”

    沩山又问:“主在什么处?”

    师从西过东立,沩异之。

    师反问:“如何是真佛住处?”

    沩山曰:“以思无思之妙,反思灵焰之无穷,思尽还原,性相常住,事理不二,真佛如如。” 师于言下顿悟。

    禅宗大德语言,往往都是超情离见的,只有当机者于言下才有所体悟,这种体悟禅宗用“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来描述。因此一般人觉得那些对话,让人听了有点莫名其妙,那些动作让人见了也觉得是丈二的金刚摸不到头脑。笔者对此语录很感兴趣,试作摸象,以作参考。

    “从西过东立”虽有主但并非一尘不变,所谓不变而随缘,此即有主的自在处。不变而能随缘是俗谛境界,要达到此境界必须透过随缘而不变的真谛境界。慧寂禅师在耽源禅师处苦心参究,即已达到了这层境界。所以沩山非常惊奇,认为没有白费草鞋钱,是个龙象之器。但慧寂禅师于百尺竿头更进了一步,尚有另外的见地,故发问沩山“如何是真佛住处?”,沩山即很郑重的将禅宗历代祖师所传的心法和盘托出,当场直指。沩山说的“以思无思之妙,反思灵焰之无穷”,此正开示寻思当极空慧之境,这与三论宗所说的“以无得为宗”是异曲同工。若是无思则与草木无异,所以思则当思,其实思也是无执著之思,所谓“竹密不妨流水过,山高岂碍白云飞”。薪尽而火传,新火与旧火是不一不异的关系。说一吧,时间和处所与前面旧火都不一样了;说异吧,新火是因旧火而传来,火之热性并没有发生改变。“思尽还原”,如六祖《坛经》所说“事来则应,事去则静”。这才是与无分别处善分别;善分别处无分别的境界,达此境界自可分证本地风光。故后又说“性相常住,事理不二,真佛如如”,这是描述与法性相应的境界,千经万论处处指归,释迦苦口婆心也就是让众生安心于此。这大概就是禅宗所说的大彻大悟,教下所说的藉教悟理。慧寂禅师此时一历耳根,桶底脱落,当即意根清净,发明心地。

    修行人并非一开悟就万事大吉,就已经究竟成佛了。其实开悟了只能说明白了修行方法,从此再不会盲修瞎练。所以慧寂禅师还是留在沩山身边给灵佑禅师作侍者,亲近禅师达十五年之久才离开。后领众住王莽山,然而缘份并不是很殊胜,当时有护法神告诉慧寂禅师说东南有大仰山,是弘扬佛法的好地方。慧寂禅师便迁居仰山,宣扬沩山之法,从此四方衲子[③]往来于仰山。真是“十方同聚会,个个修无为”。慧寂禅师因居仰山,故世称仰山慧寂,或仰山禅师。慧寂禅师与沩山灵佑禅师同为沩仰宗之祖。因此沩仰宗奉灵佑禅师为沩仰宗初祖,慧寂禅师为二祖,所以沩仰宗立名是由二位祖师所住的沩山和仰山所立名。有一日慧寂禅师梦见他到了兜率天弥勒内院[④],有一尊者对他说:“你当第二座说法。”慧寂禅师登座便说:“大乘妙法,离四句,绝百非……诸仁者当仔细思惟……”。第二天便见有位印度圣僧从天而降。

    慧寂禅师便问:“你从什么地方来?”

    圣僧说:“从西天印度而来。”

    慧寂禅师又问:“你什么时候离开那里的?”

    圣僧说:“今天早晨。”

    慧寂禅师说:“你来这里有什么事吗?”

    圣僧说:“特来东土礼文殊,却遇小释迦。”于是从怀里掏出几十片贝叶经[⑤],赠送慧寂禅师,作礼之后,便腾空西去。当时大众都叹为希有,并且称呼慧寂禅师为“仰山小释迦”。

    慧寂禅师晚年住广东韶州东平山,并受赐紫衣及“澄虚大师”号。禅师将示寂时,入室弟子站立周围,慧寂禅师示偈曰:“一二二三子,平目复仰视,两口一无舌,此是吾宗旨。”至日午,升坐辞众,复说偈曰:“年满七十七,无常在今日,日轮正当午,两手攀屈膝。”言讫,以两手抱膝而终。南塔光涌禅师(仰山弟子)迁灵骨归仰山,建塔于集云峰下。谥智通禅师,塔号妙光。

 

                                                                          二○○三年四月十一日



[①] 此故事依据《宋高僧传》、《释氏稽古略》、《传法正宗记》、《仰山慧寂禅师语录》等。

[②] 圆相:即字相,类似符号哲学。主要在表示心、佛、众生的微妙关系,这正是一种解脱知见,完全通于义路,寻思即得。此种示教,流弊甚大,不可以之持论宗乘,仰山亦不经常提此,后遂断绝。后来虽间有一二拈圆相以表见者,也不过适应时机方便,非仗圆相以为究竟要道。耽源传圆相,仰山便将火烧却,已卓卓然有出躔之见;但真正宗门寻思功行,还须看仰山参沩山的悟道因缘。

[③] 衲子:又云衲僧,禅僧之别称。禅僧多着一百衲衣(衲谓补缀。百衲衣,极言其补缀之多。)而游方,故名。但衲衣为头陀比丘之法衣,不限于禅僧。

[④] 兜率天弥勒内院:兜率天意译妙足天、知足天。欲界六天的第四天。在此天之人,多于自己所受,生喜乐知足之心,故有此名。《弥勒上生经宗要》云:“六天之中是其第四天,下三沈欲情重,上二浮逸心多,此第四天欲轻逸少,非沈非浮,莫荡于尘,故名知足。”此天有内外两院,“外院”是凡夫所住的秽土。“内院”是一生补处菩萨(即将成佛者)居住的净土。释迦牟尼佛亦尝在此天修行。现为补处菩萨的弥勒,今亦在此处说法教化。

[⑤]贝叶经:即写在贝多罗叶上的佛经。往昔印度等国尚未有造纸术,故以棕榈叶代替。南印度及缅甸地方,近世仍沿袭此风。佛经最初仅是师徒相承,口口相授,并没有见诸文字。到西元前一世纪第四次结集时,才把经文和注疏记录在棕榈叶上,才成为卷帙浩繁的三藏经典。梵语称树叶或叶片为“贝多罗”,因此便把这种记录在棕榈叶上的佛经简称为“贝叶经”。大量贝叶经被僧人从印度和斯里兰卡带到中亚、我国的西藏、新疆和东南亚各国并保存至今,对佛教和佛教文化的传播、发展起到了巨大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