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高龙虎伏,德重鬼神钦[1]

发布日期:2017-10-27 18:00 点击: 来源:未知

  西晋(一说东晋)时敦煌有一位法猷(又名竺昙猷)法师,持戒清净,行十二头陀[2],修习禅定。一天他从定中观察,见江左与他很有缘份。于是便离开敦煌到了浙江的石城山。这里众山环抱,岩崖壁立,峡谷曲折深邃,状如石城。据《浙江通志》记载:佛教入浙之祖有六人,六人除竺昙猷从新昌移至天台赤成山外,其余五人皆在新昌。可见石城山在当时的佛教界还是很有影响的。法师在那里白天托钵乞食以结人缘,夜间坐禅以护持境界。

 有一次他次第托钵乞食,到了一养殖毒虫害人的江湖术士家。法猷法师还是和平时一样,将化缘得来的饭菜先念诵供养三宝偈,再从钵里取出少许食物布施十方鬼神。然后他正准备用餐时,有一条有巨毒的青色蜈蚣从钵里自动跳了出来。

 后来他见浙江天台山重峦叠嶂,逶迤起伏,是修禅习静的好道场,法师便在山中找了一个天然的石窟坐禅。有一天他正在诵经,忽然来了几十只猛虎蹲在法猷法师周围。法师心情平静,继续往下诵。百丈禅师讲遇险以不乱为定力,在这种情况下法师有如此境界,可见法师禅定一斑。诵了好长一会儿,法师偶尔看见一只老虎在打瞌睡。法猷法师就用如意敲了一下老虎的脑袋,并说:“怎么不认真听?”老虎立即作惭愧状。当经快要诵完了,老虎也不知去向了。过了一会儿,石窟门口又来了一条巨大的莽蛇,盘了十几圈,大约有十几丈。这条莽蛇不停地向法猷法师点头。法师还是一动不动地在石窟里坐禅,这条莽蛇过了一会儿就不见了。第二天来了一个神仙,对法猷法师说:“法师精通佛理,禅定高深,道足以化众,德足以感人。而且不远千里来这里修行弘法,弟子愿将这个石窟供养师父。”

 法猷法师说:“贫道发现这里清静,便住了下来,没想到这是你的精舍[3]。贫道既然与你有缘,那我们一起修行吧!”

 神仙说:“弟子道行太浅,而且我的属下都不信仰佛法。我要是在这里修行,恐怕难以控制局面。法师的弟子或来拜见你,见人神共住,会招来讥嫌,我还是离开这里比较好。“

 法猷法师说:“你是什么神,在这里住了多长时间了?现在你要去哪儿?”

 神仙说:“弟子是夏帝之子。在这山里住了两千多年了。离这里不远的寒石山是我舅舅所管辖的范围,我到那里的山阴庙去住。临别时亲自供养法猷法师三盒香。然后听见空中妙音奏起,神仙飘然陵空而去。

 天台赤城山更是奇拔峻秀,雄丽多姿,岩色赤赭,屏列如城堡,山顶有一孤岩独立,形状如千层祥云。法猷法师搬石作台阶,上岩石宴坐。接竹传水,以供常用。仰慕法师的道行,而来学禅的有数十人之多。东晋书圣王羲之听见法师的道德,都到赤城山拜访过法师。

 赤城岩与天台石梁、灵溪四明都相互并连接。而天台石梁,山峦滴翠、古木参天、怪石遍布、奇峰突兀,置身其中,恍入仙境。这座天然石桥,横跨两侧势极雄奇险峻。老人们相传上有殊胜的精舍,只有得道者才能居住。虽然有一石桥横跨溪涧,但前面有石头阻碍,而且石桥长满苔藓,又窄又滑,自古以来,没有人过得去。

 法猷法师到了桥边,听见空中有声音说:“我知道你很虔诚,但是境界还不够高,再过十年你就可以过来了。”法猷法师听了后,深感惭愧,觉得自已道行不高。晚上就暂时桥边住了下来,就听见有行道布萨[4]的声音。第二天早晨在桥边见一位老人,须眉皆白,老态龙钟。老人问法猷法师来干什么。法猷法师依实相告。老人说:“你是生死凡夫,怎么能去得了。我是这里的山神,见你诚心,才告诉你不能去的原因。”法猷法师听了之后,只好离开这里。

 在道途中法师找了一个石窟,准备休息一会儿,忽然云雾缭绕,天昏地暗,室中怪音震耳。法师毫无惧色。第二天一早见有人着穿着很薄的衣服,头上扎着头巾,说:“这是我的住所,昨天我有事出去了,见有人占了我的住所,所以形为卤莽,实在深感惭愧。”法猷法师说:“既然是你的精舍,我立即奉还。”神仙说:“我已经搬了家,请法师住这里吧!”法师在这里停留了几天,惭愧自已道行太浅,不能过石桥。于是斋戒精进用功数日,又去了石桥。见桥对面横石洞然大开。法师刚走到桥上,便看见亭台楼阁,金碧辉煌,庄严无比,俨然是一座佛国圣境,果然如人们所传说的那样。法师到了这座宝刹便烧香拜佛,还在那里吃了一顿饭。饭后有一神僧对法猷法师说:“再过十年,你就会来这里,现在还不能常住。”于是法师便返回。当他走过桥后,再回头看时,石头又合起来,与以前一样,什么也看不见了。

 据玄奘法师的《大唐西域记》中玄奘法师听说天台山里有五百阿罗汉[5]居住,据说这些罗汉就隐匿在石梁,凡夫是看不到的,只有修行达到二果[6]位,像法师猷法师这样的人才能进入。现在的中方广寺的大雄宝殿前有昙华亭,是中方广寺最有名的古迹。据说此即是后人为纪念法猷法师,特为他立碑而建的亭。

 东晋太元(公元376——396年)年间,主管天文方面的官员说有妖星出现。孝武帝下令全国有德沙门,精勤佛事,以息灭灾难。法猷法师乃虔诚祈祷,以求感应。到第六日早晨,见有穿青色衣服小孩来法师处忏悔过去的业障,当天晚上灾星便没了。

 法猷法师在太元末年,圆寂于山中石室。圆寂时跏趺而坐,并且全身绿色。东晋义熙(公元405——418年)末年,隐士神世标入山登岩,还看见法猷法师肉身不朽。后来欲想观看的人由于云雾所障,难以看清。

 

 



[1] 此故事载于《大正藏》第50卷,《高僧传·晋始丰赤城山竺昙猷》卷十一。

[2] 头陀:又作杜荼、杜多等。意译为抖擞、抖束等。意即对衣、食、住等弃其贪着,以修炼身心。亦称头陀行、头陀事、头陀功德。对日常生活所立如下之十二种修行规定,即称十二头陀行:(一)在阿兰若处,离世人居处而住于安静之所。(二)常行乞食。(三)次第乞食,乞食时不分贫富之家,而沿门托钵。(四)受一食法,一日一食。(五)节量食,指不过食,即钵中只受一团饭。(六)中后不得饮浆,中食之后,不再饮浆。(七)着弊衲衣,穿着废弃布所作之褴褛衣。(八)但三衣,除三衣外,无多余之衣。(九)冢间住,住于墓地。(十)树下止。(十一)露地坐,坐于露天之地。(十二)但坐不卧,即常坐。

[3] 精舍:又做精庐。意为智德精进修练的舍宅。并非精致美妙。有时也称寺院为精舍。

[4]布萨:梵语又称布萨陀婆、布洒他等。意译为长净、长养、断增长,或称说戒。即同住之比丘每半月集会一处,或齐集布萨堂(即说戒堂),请精熟律法之比丘说波罗提木叉戒本,以反省过去半月内之行为是否合乎戒本,若有犯戒者,则于众前忏悔,使比丘均能长住于净戒中,长养善法,增长功德。

[5]阿罗汉:又作阿卢汉、阿罗诃等。指断尽世间一切烦恼,值得受世人供养的圣者。后世多用来指称声闻弟子之证得第四果位的圣者而言。

[6]预流果(初果)之圣者,进而更断除欲界一品至五品之修惑,称为斯陀含向,或一来果向;若更断除欲界第六品之修惑,尚须由天上至人间一度受生,方可入涅槃,至此以后,不再受生,称为斯陀含果,或一来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