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楞严经》五十重阴魔解

发布日期:2017-10-27 17:28 点击: 来源:未知

《楞严经》五十重阴魔解

            ——走向佛陀的菩提正道


  五.贪求冥合感应·魔眷疠鬼惑扰行人

  1.业因:

  (一)行者进修禅定时,以定慧力,于受阴十境现前时,皆能不为所惑,—一透过。在此受阴已消之际,真心周遍法界之本性显露,不再拘局于色身,而能成就胜用。其意生身上历六十圣位随往无碍,虽未证圣位,但得普现诸身相,游历各界,睹佛闻法,亲奉佛旨。

  (二)此时行者圆定发明,圣境现前,但可见而不可即,故心爱这虽离之甚远,但已与之相应之圆定。然此圆定无法求得,只好求诸佛于冥冥中加被,以便感而得之。此念一起,已违正定,故魔得其便!

  2.现象:

  行人生起贪求诸佛加被,以感得圆定之心时,天魔认为这是下手的最好时机。

  (一).间接魔扰:

  ①.天魔派遣其魔眷——疠鬼——飞精附着在人的身上。以魔力增长被附体者之邪慧、魔通,并使他能辨才无碍地宣说一些似是而非的佛法。此人为魔所附着而不自知,在突然有了邪慧和辩才的时候,反而认为自己已经开悟,证得无上涅槃。

  ②.这些为魔所附着,具有邪慧、魔通和辩才的人,由魔驱遣,随着贪求诸佛加被以感得圆定的禅定行者之心念,来到他的面前,敷座而坐,为说冥感悬应之法。此人以魔力所持之故,能令听众看到他,如百千岁,颇似深修久证之人,因而心生爱染,不能舍离,甘心身为奴仆,倾全力供养衣服、饮食、卧具、汤药,一点都不觉疲乏劳累。此魔人又以魔力诈现自己是众人的本师、善知识,令人生起法爱之心。以此人、法两种贪爱执着的缘故,两者黏如胶漆不能分离。此诸人等,认魔人为菩萨,钦崇不已,无法自拔,还赞叹这是未曾有的殊胜聚会。

  ③.此魔人还喜好口出妖言,惑乱行者,常常别有用心地顺应听众的心理,而说:“我在前世某一生中,先度某人,那时他是我的妻妾或是兄弟,今日又来相会,亦是夙生前缘,要度他同归某某世界,供养某佛。”或说:“另有大光明天(实是魔境),佛(实指魔王)就住在那里,那是一切如来休止居住之处。”愚迷无智之人,信此虚妄欺诳之言,遗失本修之心,顺从魔教,迷不知返。

  ④.魔人以贪欲为本,所以在修习禅定,而贪求诸佛加被感得圆定诸人等,尊他为佛为菩萨,信其邪说,相亲相近,日熏日染,不辨魔之邪事的时候,便教导他们恣淫纵欲,游逸放荡,于是师与徒众不顾佛教律仪,偷偷地暗暗地行贪婪淫欲之事,破毁佛教戒律,无有忌惮。

  (二)直接着魔:

  ①.天魔派遣其眷属疠鬼,飞精附着在修习禅定而贪求诸佛加被以感得圆定之人的身上。并以魔力使他得邪慧辩才,让他滔滔不绝地宣说一些似是而非的佛法。此人为魔所附着而不自知,反而认为自己证得无上涅槃。

  ②.在他登座说法之时,能以魔力变现,使听法大众看到他如百千岁,颇似深修久证之人,因而心生爱染,不能舍离,甘心身为奴仆,倾全力供养衣服、饮食、卧具、汤药,一点不觉疲乏劳累……

  余同前②③④。

  3.果报:

  (一)以戒勘验佛魔:

  ①《金刚经》云:“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持戒清净,具正知正见之行者,定慧自然深强,所以任何人在他面前示现种种神变,都能不为所惑,把持定力,并以正智观照。佛入灭前教示一切佛子要“以戒为师”,今此人诱淫毁戒,定是魔王转世,绝非佛菩萨示现,不能信其邪说,受其教化。

  ②.行者以戒验定是魔境时,能对此境界淡然处之,不执着、不欣喜、不惊怖,继续自己的本修,则魔于伎俩穷尽时,魔境自然消散无踪。

  ③.进修禅定者,突然有了神通,开了智慧时,要冷静地省察自己的修证历程,并以佛陀和圣者的证道轨迹来验定自己,凡有破戒、贪淫、多欲等现象,即是着魔的征兆,务必严持戒律,勤修忏悔,或诵戒,或称诵诸佛菩萨名号,以求避免魔害。

  (二).魔害酷烈:

  ①.修习禅定之人或学佛者,如果贪求诸佛加被以感得圆定,容易被疠鬼附身,或遇到被疠鬼所附身之人;自己以魔力、邪智惑乱他人,也容易被他人的魔力、邪智所惑乱(详见现象栏),进而破戒行淫,毁坏律仪,也引诱他人破戒行淫,毁坏律仪,自己他人都受无穷祸害。

  ②.这是疠鬼,年老成魔,受天魔驱遣,飞精附于人身,其目的在亵读佛法、混乱真理,使修习禅定之人和学佛者破戒,恣意行淫,而戒定慧俱破。在达成目的之后,便心满意足地离去。

  ③.被魔所附之人,在魔力撤除之后,其魔通、邪智完全消失。他和追随他的徒众,坏乱佛法,妖言惑众,败坏风俗,为害人群的罪业被揭露,使他们今生要受到国法的制裁(即现世因果之华报),死后堕入无间(阿鼻)地狱,受无量苦(真正之果报)。

  六.贪求安静宁谧·魔眷大力鬼惑扰行人

  1.业因:

  (一).行者进修禅定时,以定慧力,于受阴十境现前时,皆能不为所惑,—一透过。在此受阴已消之际,真心周遍法界之本性显露,不再拘局于色身,而能成就胜用。其意生身上历六十圣位随往无碍,虽未证圣位,但得普现诸身相,游历各界,睹佛闻法,亲奉佛旨。

  (二).此时行者圆定发明,起心爱着,欲求深入定境,故尅责自己,辛苦勤求,乐住于阴隐寂静之处,以免散乱,妨害圆定。

  2.现象:

  禅定中,不容起心动念,一有贪求,便是定心不密,在行者兴起贪求安静宁谧之心念时,天魔认为这是下手的最好时机。

  (一).间接魔扰:

  ①.天魔派遣其魔眷——大力鬼——飞精附在人的身上。并以魔力增长被附者的邪慧、魔通和辩才,使他能滔滔不绝地宣说一些似是而非的佛法。此人突然有了神通和辩才的时候,不知道是被魔附体,反而认为自己已经开悟,证得无上涅槃 。

  ②.这些为魔所附着,具有邪慧、辩才和魔通的人,由魔派遣,随着贪求静谧的禅定行者之心念,来到他的面前,敷座而坐,讲经说法,并以魔力,使座下的听法人,能知道自己本生所造之业,报尽当受之果报;(即未来之事,属贪求静谧;能知过去事,则属贪求宿命。)或在说法的现场告诉某人说:“你现在虽然还未死去,但是你已经变作畜生了。(本生所造之业果已熟。)”同时以魔力阴敕另一人在其身后踏住,使他不能站立起来。在会大众对他的言说能够当场应验,莫不倾心钦伏,完全相信不疑。(这是魔显神通,令人起信不疑之伎俩。)如果有人起心动念,魔人亦能无误地说出他的心念之缘由。以上所显妄境,都是魔通邪力所持之故,其用心无非在投其所好,使人完全信服而失去正信、正念。

  ③.此魔人为了让人对他生起更高的仰佩和信心,于佛陀所制之戒律、威仪之外,再增加一些诡异的苦行,如拔发熏鼻、投灰卧棘等无意义之行;并以此诽谤比丘不能吃苦耐劳。(天魔破辱、毁谤三宝之始。)他也常常借故责骂徒众,以他人之短,显现一己之长;又喜好揭露他人的隐私,以表示他能知人所不知,且心直口快,毫无忌讳。除此之外,又喜欢宣说未来祸福之事,并能—一应验。这些炫世惑人的勾当,都是鬼通魔力有以致之,实是天魔惑人背正向邪的秘诀。愚迷无智、贪求静谧以知未来事之人,不能明辨此是魔所诈现之妄境,而随魔的教化,终至正信正定破毁,造无量罪业。

  (二).直接着魔:

  ①.魔派遣他的眷属大力鬼,直接附在进修禅定贪求安静宁谧之行者的身上,并以魔力,使他发通发慧。此人在突然有了邪慧、鬼通、辩才的时候。不知道自己已经着魔,反而认为自己已经开悟证得无上涅槃 。

  ②.此人登座说法时。大显魔力鬼通……

  余同前②③。

  3.果报:

  (一).以戒勘验佛魔:

  ①.《金刚经》云:“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持戒清净,具正知正见之行者,定慧自然深强,所以任何人在他面前示现种种神变,都能不为所惑,把持定力,并以正智观照。佛入灭前教示一切佛子要“以戒为师”,今此人诱淫毁戒,定是魔王转世,绝非佛菩萨示现,不能信其邪说,受其教化。

  ②.行者以戒验定是魔境时,能对此境界淡然处之,不执着、不欣喜、不惊怖,继续自己的本修,则魔于伎俩穷尽时,魔境自然消散无踪。

  ③.进修禅定者,突然有了神通,开了智慧时,要冷静地省察自己的修证历程,并以佛陀和圣者的证道轨迹来验定自己,凡有破戒、贪淫、多欲等现象,即是着魔的征兆,务必严持戒律,勤修忏悔,或诵戒,或称诵诸佛菩萨名号,以求避免魔害。

  (二).魔害酷烈:

  ①进修禅定之人,如果起了贪求安静宁谧之心时,容易被大力鬼所附身,或遇到被大力鬼所附身之人;自己以魔力、邪智惑乱他人,也容易被他人的魔力、邪智所惑乱(详见现象栏),进而破戒行淫,毁坏律仪,也引诱他人破戒行淫,毁坏律仪,自己他人都受无穷祸害。

  ②.这是大力鬼,年老成魔,受天魔驱遣,飞精附于人身,其目的在扰乱修习禅定之人的正念正定,而听受邪教,修习邪法,守持邪戒;并学其多嗔造口业(详参现象③自赞毁他及谤僧之言)的恶习,使行人戒定慧俱破。此魔达成目的之后,便心满意足地离去。

  ③.被魔所附之人,在魔力撤除之后,鬼通、邪慧全失。他和追随他的弟子,毁坏佛法,妖言惑众,败坏风俗,为害人群的罪业被揭露,使他们今生要受到国法的制裁(即现世因果之华报),死后堕入无间(阿鼻)地狱,受无量苦(真正之果报)。

  七.贪求宿命来源·魔眷山林土地城隍川岳鬼神惑扰行人

  1.业因:

  (一)行者进修禅定时,以定慧力,于受阴十境现前时,皆能不为所惑,一一透过。在此受阴已消之际,真心周遍法界之本性显露,不再拘局于色身,而能成就胜用。其意生身上历六十圣位随往无碍,虽未证圣位,但得普现诸身相,游历各界,睹佛闻法,亲奉佛旨。

  (二)行者于禅定之中,见前生事,于是爱知爱见之心增盛,而勤苦研寻。他发现宿命之中还有宿命,宿命无穷,所以寻求不已。由此贪求违背正受,故魔得其便,乘机惑扰。

  2.现象:

  在行人生起贪求“宿命来源”之心时,天魔认为是下手的最好时机。

  (一)间接魔扰:

  ①.天魔派遣其魔眷——山林、土地、城隍、川岳之鬼神——飞精附在人身上。以魔力增长其邪慧、鬼通和辩才,使他能滔滔不绝地说些似是而非的佛法。此被魔所附之人已沦入魔掌还不自知,反而认为自己已经证得无上涅槃。

  ②.这种为魔所附着,具有邪慧、鬼通和辩才的人,由魔派遣,随着贪求宿命来源的禅定行者之心念,来到他的面前,敷座而坐,讲经说法。

  ③.魔人顺其贪求宿命来源之心念,说些阴隐邪惑之事。如能无缘无故地于说法之处得大宝珠,以示瑞应,来迷惑禅定行者。魔有时也会变化成畜生,口里衔着宝珠、宝印、宝瓶、简册等奇异宝物给一切贪求宿命来源之人,再附在他身上。有时又诱惑听者,将这些稀世宝物,藏于地穴,人所不能见之处,魔以明月宝珠照之,则幽穴洞明,宝物皆现,以显明珠之宝贵(其实明珠与佛法无关)。众人见状,赞叹是未曾有的奇妙经验。此是魔以奇事奇货投人之所好,以为迷惑引诱无智者之手段。

  ④.这个魔所附之人,为了表现他所修非凡,所以多服食药草,不食人间佳肴,或是每天只吃一粒麻、一粒麦,而其身体形貌不但不羸弱,反而非常的壮硕,这都是受魔力加持的缘故。他又诽谤比丘不修苦行,有时又骂詈徒众,饱食终日,不知精进,以显示他心直口快,无有忌讳,有时又喜说:“某地有什么宝藏,某处有十方贤圣潜藏隐居。”随着他去察看的时候,又都能看到奇异的人。大家对这些真实存在之宝物和现象,深信不疑。而更加地信服此魔人,听受他的教化。

  ⑤.魔以贪欲为本,所以被魔所附着之人,先以欲事引诱破毁行者的戒法,因此,口中宣说淫秽之事,毁破佛教的清净戒律;并与追随他的弟子,一起暗中追求世间的五欲(财、色、名、食、睡)之乐。魔人又以愚行来破禅定行者的慧行,因此,一味地食草食木,盲修瞎炼做些无益、愚痴、自以为是的精进,令人仿效。魔人又想以乱毁破禅定行者的定功,所以有时嗔、有时喜、有时勤、有时怠,行无定数,一味扰乱于人,使人失离本修。

  (二).直接着魔:

  ① 天魔派遣其眷属——山林、土地、城隍,川岳之鬼神——飞精附于进修禅定而贪求宿命来源之人的身上.并以魔力增长其邪慧、鬼通和辩才,使他能滔滔不绝地说些似是而非的佛法,此人已落入魔掌还不自知。反而认为自己已经证得无上涅槃。

  ②.此人登座说法时.好说些阴隐、邪惑之事……

  余同前②③④⑤。

  3.果报:

  (一).以戒勘验佛魔:

  ①.佛陀在入灭前教示一切佛子要“以戒为师”。如果有人好谈诡异玄妙之事.或以特殊的苦行,如刻意地不食人间烟火、断绝人间五味、或投灰卧棘、或日食一麻一麦、食草食木……等来显示所修邪道之殊胜,则已不合佛陀中道之教义;再有诱淫毁戒,谤骂比丘,多嗔怒,不守口业者,必是魔王转世,绝非佛菩萨应身,应当快速远离,不能信其言说,受其教化。

  ②.行者以戒和佛教中道义,验定是魔境时,能淡然处之,不执着、不欣喜、不惊怖,继续自己的本修,则魔于伎俩穷尽之时,自然消散无踪。

  ③.进修禅定者,突然有了神通,开了智慧之时,要冷静地省察自己的修证历程,并以佛陀和圣者的证道轨迹来验定自己,凡有破戒、贪淫、多欲、多嗔和守邪戒等现象,即是着魔的征兆,务必严持戒律,勤修忏悔,或诵戒,或称诵诸佛菩萨名号,以求佛力加持,避免魔害。

  (二).魔害酷烈:

  ① .修习禅定之人或学佛者,如果贪求宿命来源,容易被山林、土地、城隍、川岳等鬼神附体,也容易遇到被这类鬼神所附体之人;自己以魔力、邪智惑乱他人,也容易为他人的魔力、邪智所惑乱(详见现象栏),进而破戒行淫,毁坏律仪,也引诱他人破戒行淫,毁坏律仪,自己他人都受无穷祸害。

  ②.这是山林、土地、城隍、川岳之鬼神,年老成魔,受天魔驱遣,飞精附于人身,其目的在扰乱修习禅定之人的正念正定,而听受邪教,修习邪法,守持邪戒,并学其多嗔造口业的恶习,使行人戒定慧俱破。此魔达到目的之后,便心满意足地离去。

  ③.被魔所附之人,在魔力撤除之后,鬼通、邪慧全失。他和追随他的弟子,毁坏佛法,妖言惑众,败坏风俗,为害人群的罪业被揭露,使他们今生要受到国法的制裁(即现世因果之华报),死后堕入无间(阿鼻)地狱,受无量苦(真正之果报)。

  八.贪求神通力用·魔眷大力精魅灵怪惑扰行人

  1.业因:

  (一)行者进修禅定时,以定慧力,于受阴十境现前时,皆能不为所惑,一一透过。在此受阴已消之际,真心周遍法界之本性显露,不再拘局于色身,而能成就胜用。其意生身上历六十圣位随往无碍,虽未证圣位,但得普现诸身相,游历各界,睹佛闻法,亲奉佛旨。

  (二)此时行者,于禅定中忽然心爱神妙莫测,通达无碍的种种神通变化,不知神通变化无穷无尽,而立意研究神通变化之根元,贪求神通变化之力用。

  2.现象:

  在行者生起“贪求神通力用”之念的时候,天魔认为是下手的最好时机。

  (一).间接魔扰:

  ①.天魔派遣其魔眷——山精、海精、风精、河精、土精、草木精魅、龙魅、仙魅、怪魅——附在人的身上。以其魔力,增长被附者的邪慧、魔通,并使他辩才无碍地宣说种种似是而非的佛法。此人在突然有了邪慧、魔通和辩才的时候,不知道自己已被妖精鬼魅所附着,反而认为自己已经证得无上涅槃。

  ②.这种为魔所附着,具有邪慧、魔通和辩才的人,由天魔驱遣,随着贪求神通力用的禅定行者之心念,来到他的面前,敷座而坐,讲经说法。

  ③.魔人顺其贪求神通力用之心念,示现种种神变:

  A.魔人可以手执大火光(此是魔通所现之水火,非真水火),并以手撮取火光,分放于所有听众的头上。此时听众头上的火焰高数尺,但毫无灼热难受的感觉,火也不炙伤身体发肤。魔人有时能在水面上行走,就如走在平地上一般不会下沉。这种水火无伤的妄境,无非是要显示他于水火已得到自在。

  B.魔人有时能于虚空中,安坐不动,让众人觉得他好像已经证入空色一如的境界;魔人有时也会进入小瓶或囊袋之中,让人觉得他好像已经证入大小相容之境界;他也会表演穿越墙壁窗户的神异功夫,让人觉得他好像已经证入事事无碍之境界。这些都是魔力所现之邪惑妄境,其目的在使听法者对魔人信服不疑,而一心受教。

  C.魔虽能于水火、色空、大小、内外得到神变自在,但因欲念未除,身执还在,所以仍然惧怕刀枪兵器之伤斫身体。(罗汉内身外境皆空,故得真神变,于水火刀兵皆能自在无碍。魔只能空外境,不能空内身,且复贪恋其内身,故不得真自在,犹惧刀兵也。)

  ④.魔人因为狂妄覆心,在以神变摄伏听众之后,又自称是佛,居然敢穿着在家人的衣服,受出家比丘的礼拜,还大胆地诽谤修禅行者,是冥坐狂参,唯有他这宗门才能顿超生死。且诽谤持戒修身,是装模作样,不得自在,终究不出小乘教义。并以骂詈徒众,讦(讦jie揭露他人阴私、隐私)露他人隐私,来表示他直心无忌之境界。(这些妖言,破辱三宝已极。盖自称是佛,即是谤佛、辱佛;佛三学已圆,何曾有过毁戒之一言一行!诽谤参禅持律,即是谤法宝、坏法宝;受出家人礼拜,即是辱毁僧宝,古今竟有愚迷无智之众生,甘心为其走使、徒众而到处摇旗呐喊,助长魔势,种地狱苗。岂不令人长叹痛惜!)

  ⑤.此魔人口里还常常宣说,神通变化,自在无碍,以慰抚贪求神变之人;或是以魔通,令人得见佛土,以证实他自己是佛。这些都是魔通、魔力所现种种妄境以迷惑于人,非真实有。 

  ⑥.魔以贪婪淫欲为本,所以为魔所附之人,经常赞叹男女行淫就是使法身常住不绝;他们不但不排斥、抑制这些毁戒的罪恶行为,反而将这种鄙秽猥亵之事,当作是延续佛种的方法。愚迷无智之人被其魔通幻境所惑,一心一意地认定他就是佛,随着他的教说,行淫纵欲,终至戒定慧俱破,法身慧命俱殒!

  (二).直接着魔:

  ①.天魔派遣他的魔眷——山精、海精、风精、河精、土精、草木精魅、龙魅、仙魅、怪魅——附在修禅定而贪求神通力用之人的身上,并以魔力增长其邪慧、魔通,使他能辩才无碍地、滔滔不绝地宣说一些似是而非的佛法,并且认为自己已经证得无上涅槃,而不知为魔所附着。

  ②.在他登座说法的时候,会现种种的神变——情形同前③ABC——来迷惑众生。……

  余同前④⑤⑥。

  3.果报:

  (一).以戒勘验佛魔:

  ①.佛是六通——天眼、天耳、他心、宿命、神足、漏尽——最圆满,具最大神变之力者。其神通变化,超过上列水火、大小自在、凌空安住……何止千百亿倍。但是他身、口、意恒常清净,既不以神通惑人,也从不毁犯严修清净梵行,他怜愍众生,所以不会以我执为出发点,骄狂自大地讥谤骂詈众生。

  ②.佛在世时,即教诫弟子不要妄显神通,上述魔境,显然已违佛诫,再有诱淫毁戒、自赞毁他、谤法、谤僧、不修口业的言行举止,则已不堪称为是光明磊落之正人君子,哪有资格称为是佛弟子,还僭妄地自称是佛?有理智、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一定能分辨此种人绝对是魔鬼附身,而不是有修有证的人,更不是佛。果能如此冷静分析,自能避免魔扰和魔害。

  ③.进修禅定者,突然有了神通,开了智慧之时,要冷静地省察自己的修证历程,并以佛陀和圣者的证道轨迹来验定自己,凡有破戒、贪淫、多欲、多嗔和守邪戒等现象,即是着魔的征兆,务必严持戒律,勤修忏悔,或诵戒,或称诵诸佛菩萨名号,以求佛力加持,避免魔害。

  (二).魔害酷烈:

  ①.修习禅定之人、或学佛者,如果贪求神通力用,容易被精魅灵怪附身,也容易遇到被这类精灵附身之人;自己以魔力、邪智惑乱他人,也容易被他人的魔力、邪智所惑乱(详见现象栏),进而破戒行淫,毁坏律仪,也引诱他人破戒行淫,毁坏律仪,自己他人都受无穷祸害。

  ②.这是山精、海精、风精、河精、土精、草木精魅、龙魅、仙魅、怪魅等,年老成魔,受魔驱遣,飞精附于人身,其目的在扰乱修习禅定之人的正念正定,而听受邪教、修习邪法、守持邪戒,并学其多嗔造口业的恶习,使行人戒定慧俱破。此魔达到目的之后,便心满意足地离去。

  ③.被魔所附之人,在魔力撤除之后,鬼通、邪慧全失,他和追随他的弟子,毁坏佛法,妖言惑众,败坏风俗,为害人群的罪业被揭露,使他们今生要受到国法的制裁(即现世因果之华报),死后堕入无间(阿鼻)地狱,受无量苦(真正之果报)。

  九.贪求深空妙境·魔眷金玉芝草、麟凤龟鹤之精灵惑扰行人

  1.业因:

  (一)行者进修禅定时,以定慧力,于受阴十境现前时,皆能不为所惑,一一透过。在此受阴已消之际,真心周遍法界之本性显露,不再拘局于色身,而能成就胜用。其意生身上历六十圣位随往无碍,虽未证圣位,但得普现诸身相,游历各界,睹佛闻法,亲奉佛旨。

  (二)行者于圆定之中,见一切法相变化不停,无有真实。行者欲求离诸变化之相,故爱入灭,研究变化之性,其性犹若虚空,惟此空不变不化,是故贪求深空妙境。岂知此贪空之心即是招魔之因由。

  2.现象:

  在行者生起“贪求深空妙境”之心念时,即是定心不密,天魔认为这是下手的最好时机。

  (一).间接魔扰:

  ①.天魔派遣其魔眷——金玉芝草、麟凤龟鹤等精灵——附着在人的身上,以其魔力,增长被附者的邪慧、魔通,并使他能辨才无碍地宣说种种似是而非的佛法。此人在突然有了邪慧、魔通和辩才的时候,不知道自己已经被魔鬼精灵所附着,反而认为自己已经证得无上涅槃。

  ②.这种为魔所附着,具有邪慧、魔通和辩才的人,由天魔驱遣,随着贪求深空妙境的禅定行者之心念,来到他的面前,敷座而坐,讲经说法。

  ③.魔人顺其贪求深空妙境之心念,说种种空法,并示现种种神变:

  A .魔人能于众人之中,以其魔力,忽然空其色身形体,使众人都看不到他,然后又从虚空中突然出现。魔人显示他于空中存殁(殁mo死)已得自在之异相,以投贪求深空者之所好。

  B .魔人有时能以魔力,将色身污秽之身体,变化成清澈透明的琉璃宝。

  C .魔人有时也能使垢污不净的手足,发出旃檀香气。

  D .甚至能使臭秽不堪的大小便,变化成甜蜜的冰糖。(以上都是魔力诈现,非佛真空妙有的圣境。)

  ④.魔人为魔所持,所以口出谤法、谤僧之言。有时他说:“何必装模作样,学佛要讲求自在!何必用戒来束缚自身,持守戒律是小乘的行径!”如此邪说,似是而非,动摇人心,使人毁弃戒法。他又看不起出家人,认为出家人未得身空,不如他的教法,能使人当生达到“即色即空、即空即色”的境界。

  ⑤.此魔人口里常说:“世间是无因无果的,哪有因果报应之事。人是一死永灭的,没有所谓的死亡与转生,即使是圣人的修证,死后也都要归空寂的,因此,根本没有什么凡夫与圣贤的分别。”使人生起既然此身终归于空,若不及时行乐,岂不有负人生的邪思。而魔人前已诽谤戒律,使人不敢守持戒律,因此他可以没有障碍地满足他的私心私欲;又说无因无果,则更可肆无忌惮地行恶,并灭人行善之心,以遂其魔欲,受其支遣。(小心!此拨无因果之邪说妄论,将误导人走入为所欲为,无善无恶,无法无天之境地。)

  ⑥.魔人以断灭为空寂,以行欲为无碍。他虽嘴里说空,但仍无法脱离其贪欲的本性,所以其行动处处着有。因此他暗地里苟行贪婪淫欲诸事。受其教化,和他共同行贪淫之事者,名叫持法子,因承受其断灭之法,所以也得心空,随和魔语,同说世间无因无果。

  (二).直接着魔:

  ①.天魔派遣其眷属——金玉芝草、麟凤龟鹤等精灵——附在贪求深空妙境之禅定行者的身上,以魔力增长其邪慧、魔通和辩才,使他能滔滔不绝地宣说一些似是而非的佛法。此人不知自己已经着魔,反而认为自己证得无上涅槃 。

  ②.在他登座说法时,会以邪力魔通现种种的神变——情形同前③ABCD——来迷惑众人。…… 

  余同前④⑤⑥。

  3.果报:

  (一).以戒勘验佛魔:

  ①.神通不能了生死:佛陀以应身到娑婆世界,为众生留下三藏十二部教典和种种修行法门,其最终目的在使人了生脱死,成就佛道,如果有人误以为“得神通,是学佛的终极目标”,那真是大错特错。因为佛说:“佛法大海,信为能入,智为能度。”神通不能保证行者了生脱死,也不能保证行者不再堕入生死轮回。更何况现代人常把魔鬼妖精通也混称之为神通,您能分辨真假、邪正吗?

  ②.正智慧,是学佛者、修行者脱离生死和各种烦恼的干扰而得到究竟自在的保障。如何修得呢?佛言:“因戒生定,因定发慧。”由此可知,毁谤戒法,不持戒法,且教人毁犯戒法者,其相似定、相似慧(当知实是魔定、魔慧)之假相的后面是什么力量(当为魔力)在操纵!有心修行者,可要睁开圆明之慧眼,好好以戒和三法印勘验在您面前口若悬河、大显“神通”、谤法谤僧、拨无因果者,是何方神圣?

  ③.进修禅定者,在突然有了神通、辩才和智慧的时候,不能贪执、欣喜,要冷静地省察自己的修证历程,并以佛陀和圣者的证道轨迹来验定自己,凡有破戒、贪淫、多欲、言行不一、谤佛、谤法、谤僧之现象,或起人一死永灭、世间无因无果等邪见,即是着魔的征兆,务必严持净戒,勤修忏悔,或诵戒,或称诵诸佛菩萨圣号,以求佛力加持,避免魔鬼为害。

  (二)、魔害酷烈:

  ①.修习禅定之人、或学佛者,如果贪求深空妙境,容易被金玉芝草、麟凤龟鹤等精灵附身,也容易遇到被这类精灵所附身之人;自己以魔力、邪智惑乱他人,也容易为他人的魔力、邪智所惑乱(详见现象栏),进而破戒行淫,毁坏律仪,也引诱他人破戒行淫,毁坏律仪.自己他人都受无穷祸害。

  ②.这是金玉芝草、麟凤龟鹤受日月精华,千万年不死,年老成为魔魅,受魔驱遣,飞精附于人身,其目的在亵渎佛法,混乱真理,使修习禅定之人的学佛者破戒,盗意行淫,而戒定慧俱破。在达成目的之后,便心满意足地离去。

  ③.被魔所附之人,在魔力撤除之后,其邪智、魔通完全消失。他和追随他的徒众,坏乱佛法,妖言惑众,败坏风俗,为害人群的罪业被揭露,使他们今生要受到国法的制裁(现世因果之华报),死后堕入无间(阿鼻)地狱,受无量苦(真正之果报)。

  十.贪求长寿永生·遮文茶啖精气鬼惑扰行人

  I.业因:

  (一)听者进修禅定时,以定慧力,于受阴十境现前时,皆能不为所惑,一一透过。在此受阴已消之际,真心周遍法界之本性显露,不再拘局于色身,而能成就胜用。其意生身上历六十圣位随往无碍,虽未证圣位,但得普现诸身相,游历各界,睹佛闻法,亲奉佛旨。

  (二)此时行者于圆定中,见诸法共相有生有灭,迅速无常,而诸法自相,则辗转变易,无有尽时。因而舍无常而贪于常,是名心爱长寿。然诸法自相微密,变化无穷,因此,辛勤穷研几微动相,想要求得长生永寿之道,以期弃免三界内六道众生有形之分段生死(即四大假合之寿命长短,体质大小之生灭),而顿入三界外无形之变易生死(以心念之迁变、移易、起灭为生死),得细相寿命的常住。

  2.现象:

  在行人生起贪求长寿永生之心念时,即是定心不密,天魔认为是下手的最好时机。

  (一).间接魔扰:

  ①.天魔派遣其魔眷——遮文茶、啖精气鬼——飞精附在人的身上,以其魔力,增长被附者的邪慧、魔力和辩才,使他能滔滔不绝地宣说一些似是而非的经法。被魔所附之人,在突然有了邪慧、魔通和辩才时,不知道自己已经是天魔附体,反而认为自己已经证得无上涅槃 。

  ②.这种为魔所附着,具有邪慧、魔通和辩才之人,由天魔驱遣,随着贪求长寿永生的禅定行者之心念,来到他的面前,敷座而坐,讲经说法。

  ③.为魔所附着之人,在宣说长寿之术之前,会示现种种神变,使人以为他就是佛,而信从归伏:

  A.魔人好说各方世界,他能自由往返,没有滞碍,或经历千里之遥,于一瞬间回来,为了证明他往返去来没有阻碍,还能在他方或远处取回信物,以资证明。(此是魔力诈现邪惑之相,非圣者及佛一证永证之神足通。) 

  B.魔人有时于某处一室之中,两壁相距离仅有数步之遥,他叫人从东边走到西边,其人急步快走,经年累月,也到达不了对壁。以上是魔现自己能行远若近,又以魔力使人有行近若远之感,其目的在显示自己已超越时空,所以于距离,可缩可舒,远近自如;于时间,可长可短,无有滞碍。

  ④.在魔人以魔力用神变让人对他起信不疑的时候,便又说:“十方众生,都是我的孩子;一切诸佛,都是我生的;一切世界,都是我所创造的;我是最初、最元始的根本元佛,是自然而成的佛,不是因为修行才证得的(此言拨无修证之事,以毁他人正行)。”(魔人口说他是一切众生、诸佛、世界的本源,而今犹存,可见其寿命之长,没有人能超过他,使人对他生起稀有难得,难值难遇之心,而当他是真佛现身,一心追随,听受其教化。)

  (二).直接着魔:

  ①.天魔派遣他的魔眷——遮文茶、啖精气鬼——飞精附在贪求长寿永生之禅定行者的身上,以魔力增长他的邪慧、魔通和辩才,使他能滔滔不绝地宣说一些似是而非的佛法。此人不知自己已经天魔附体,反而认为自己已经证得无上涅槃 。

  ②.在他登座说法的时候,会以邪力、魔通示现种种的神变——情形同前③AB。……余同前④。

  (一).天魔直接现身人间,惑扰行人,使令肝脑枯竭而死:

  ①.天魔有时候,可以不用附体于他人,而直接现身于人间,使贪求长寿永生之行者亲眼看见。天魔口里宣说似是而非的佛法,并称他有坚固不坏如金刚的长生不死之术,可以传授给行者,使他永生不死。此言正合贪求长寿者之心意,因而一心追随,听受其教化,迷不知返。

  ②.天魔有时候会现美女身(亦可附在美女身上,以魔力增加其吸引力)引诱迷惑行者,行者以为艳福天降,又自恃身体强壮,所以暗地里和他行男女淫秽之事。由于淫欲过度,在不到一年半载的时间.因精气被吸夺殆尽,所以血髓肝脑枯竭而亡。(欲求长寿、贪图证果,听信阴阳采扑之说,而行男女双修,性命双修者,易为天魔及啖精气鬼所乘,在身强体壮的幻觉之后,精气被吸啖竭尽,而短命殂死之下场,可为世人的殷鉴明镜,教内教外一切修行人,宜自儆之。)

  ③.为魔所惑之行者,及被魔所附之人,有时又会与魔对话,在别人看来,他好像在自言自语,又语无伦次,像是妖精鬼魅似的。但是追随皈命于他的人,都因天魔之力的迷惑,不知他已是天魔附体,仍然受其教化,盛行贪婪淫欲、败坏风俗、妖言惑众之事,终受国法的制裁。但是这些人因贪淫过度,在未受刑戮之前,就已经团精血干枯而命殒身亡!(喻魔害之酷速!)

  3.果报;

  (一)以戒勘验佛魔:

  ①.佛本无生死,但他应身于娑婆世界时,仍然要示现有生有死的现象,这就是他以身说法的意境——世间绝对没有不死的色身(肉体)——修行人如果在色身上下功夫,想求得色身永固,寿命延长,那最后的下场是让自己变成一个守尸鬼。报尽仍然要随业流转轮回,生生死死,不得自在。

  ②.末法的时候(现在就是),天魔下降,群魔乱舞、魔通、鬼通、妖精通、魑魅魍魉通,全被称之为“神通”。愚痴无智之人,为魔鬼、妖魅所役使而沾沾自喜,到处炫惑。佛弟子应当以三法印和佛戒来勘验他。

  A. 三法印中,佛首先说:“诸行无常。”既是无常,有生必有死,怎能贪求长寿?又怎会有永生不死的长寿之法?

<, span="">  B.佛是离欲清净的,他教化弟子也是要他们远离男女淫欲。修清净梵行,以成就道业,脱离生死的缠缚。而魔是以贪欲为本的,所以在貌似持戒的假相之后,总有美丽的说辞,来掩饰其淫秽破戒的行为。行者遇此境界,千万要提起正念,把持清净戒体,才能免除魔鬼缠身之灾祸。

  ③.进修禅定者,在突然有了神通、辩才和智慧的时候,不能贪执、欣喜,要冷静地省察自己的修证历程,并以佛陀和圣者的证道轨迹来验定自己,凡有破戒、贪淫、多欲、言行不一、诽谤三宝等现象,或想求长生不死之法时,即是着魔的征兆,务必严持净戒,勤修忏悔,或诵戒,或称诵诸佛菩萨圣号,以佛力加持,避免魔鬼为害。

  (二).魔害酷烈:

  ①.修习禅定之人、或学佛者,如果贪求永生长寿,容易被遮文茶、啖精气鬼附身,也容易遇到被这类魔鬼所附身之人;自己以魔力、邪智惑乱他人,也容易为他人的魔力、邪智所惑乱(详见现象栏),进而破戒行淫,毁坏律仪,也引诱他人破戒行淫、毁坏律仪,自他都受无穷之祸害。

  ②.这是隶属四天王管辖的遮文茶(嫉妒女,属夜叉)、啖精气鬼,尚未发护世之善心,所以受天魔驱遣,飞其精灵附于人身,惑扰行人;或利用行者定心虚明,忽起妄念之机会,吸食其精气,以资养魔躯。

  ③.天魔直接现身人间惑乱行人,口里宣称他有永生不死之术,使人弃正就邪,以坏行人之戒行慧命。

  ④.天魔现美女身,或附于美女身上,引诱行人破戒行淫,终因纵淫过度,未到自己的年岁,或一年半载,就精血肝脑枯竭而死。

  ⑤.被魔所迷惑或附体的人,在与魔鬼对话时,就像是精神官能失去正常运作的人,在自言自语一般;但因魔力的关系,仍然能摄持追随他的徒众,对他深信不疑。

  ⑥.在魔力撤除之后,其纵淫贪婪、败坏风俗的秽行被揭露,所以师徒皆受到国法的制裁(现世因果之华报),但因精气已被吸食竭尽,所以未受刑戮之前,其色身早已枯干殂殒(现世因果之华报),其神识则堕入无间(阿鼻)地狱,受无量剧苦(真正之果报)。


  上述想阴十种魔境,是受阴已尽,为想阴所覆之禅定行者,于圆定心中,妄起贪求之念,天魔及其眷属,得便趁虚而入惑扰行人之状况。各魔眷之本习本因如后;

  (一)怪鬼:贪求财物成罪,罪毕,由地狱出,仍依贪习,遇物生贪,附之成形。如依附草木,显异惑众。以无情而成有情,故名为怪鬼。

  (二)魃鬼:贪求美色成罪,罪毕,由地狱出,仍依淫习,心爱游荡,遇风成形(故男女好色谓之风流)。所到之处,必大旱,盖因淫火炽盛,以致阴阳不调,云雨不成。

  (三)魅鬼:贪求诳惑为罪,罪毕,由地狱出,仍依诳(欺骗)习,遇畜成形(显愚痴之义)。如狐狸、野干、鸡、鼠成精之类。此皆习气所致,因诳惑之人,心常横逆,故喜畜生之横身,附之而为魅鬼,以迷昧世人,令失正路。

  (四)蛊毒鬼:贪求嗔恨为罪,罪毕,由地狱出,仍依嗔习,追忆过去,怀恨在心,故遇毒虫即贪,附之以成形。如附之于蟒蛇、蜈蚣等,而蛊害于人者。

  魇寐(胜)鬼:贪求诬枉为罪,罪毕,由地狱出,仍依枉习,趣逐暗昧,遇幽成形。即遇幽隐暗昧、阴阳不分之气,附之成形,故常乘睡压人,魇其气息,此暗中逼人之枉习也。

  (五)疠鬼:贪忆宿怨为罪,罪毕,由地狱出,仍依怨习,心存恶念,伺机报复,因此,乐见、乐为衰败之事,故遇衰成形。所到之处,散瘟行疫,令人衰败。

  (六)大力鬼:贪傲为罪,罪毕,由地狱出,仍依空腹、高心之慢习(胜人之气习),遇气成形,名为饿鬼。以其慢人空腹高心之故,常受空腹(饥饿)之苦,有深入独处,不与众人为伍之习,故与贪求静谧者相感,年老成魔,具大威力,能深入远到。

  (七)山林、土地、城隍、川岳鬼神:贪罔(枉:即阴谋不轨之习)为罪,罪毕,由地狱出,仍依枉习,遇幽成贪,附之以成形,此属魇鬼类,以年老故,成山林等神,各专其权。

  (八)山精、海精、风精、河精、土精、一切草木精魅、龙魅、仙魅、怪魅等:此类贪明为罪,罪毕,由地狱出,遇精即贪,附以成形,显灵异于川泽,名魍魉鬼。(贪明:即求神通之恶见,此类魍魉鬼之现身,实为求神通者作大棒喝。)

  山海风河土五精:是天地间有大威力之精魅,能与正神分权,其力最大,各有统辖,威权自在,有正有邪,正者为神,邪者为精。

  一切草木精魅:一切奇异草木,受天地之灵秀,盗日月之精华,日久成为精魅。

  龙魅:如守天宫之龙,及守护伏藏之龙,窃天之灵,盗物之精,日久成为妖魅,能化为人形,作祟于人。

  仙魅:仙寿终尽,再活为妖魅。或仙期已尽,形骸不化,为他怪所附,成为妖孽。

  (九)金玉芝草、麟凤龟鹤,经千万年,不死为灵:贪成为罪(即诈诱他人,贪成己事),罪毕,由地狱出、依诈称聪明之习,遇明成形(受日月精气而成形),属役使鬼类。

  在日蚀、月蚀的时候,日(阳精)月(阴精)精华,直贯于地,地上之金玉芝草、麟凤龟鹤,得其气而久生毓秀,经千万年不死,变化成精灵,年老则成魔魅。

  (十)遮文茶(嫉妒女)、毗舍(啖精气鬼):贪*为罪,罪毕,由地狱出,结*之习未忘,故遇人成贪,附之以成形,如关亡、阴差之类,名传送鬼,聚*诈财,犹吸取人及五谷之精髓。

  (不能奉持清净五戒而修行者,纵有禅定、多智,死后不成正果,反而堕入魔道、神道、邪道……,沦为天魔、鬼神、精灵、妖魅等情形,因篇幅所限,不及详述,请阅天华月刊第一四五期《请来函电索取》。)

  上列鬼神、妖精、灵怪、魍魉等众,皆是天魔眷属,受天魔驱遣。在行者修习禅定,定心不密(起心动念)的时候,乘机附着,或入其心腑,或附着在他人身上。以魔力神变,投行者之所好,引诱行者起信不疑,再以似是而非之言论,使行者破毁正知正见与清净戒法,而随其脚步,走入魔界。

  邪魔常说:“学佛就是要自在,自在就是没有束缚,你们何必持戒,用戒来缚绑自己呢?来来!不必再装模作样了,不行淫,怎么延续佛种?酒、肉,也都是给人享用的,逍遥自在的享受吧!”诸如此类似是而非之邪说,不胜枚举。定力、智慧、道心不够的,听到这种论调,心灵上,立刻会有得到解脱的轻松快感(其实是魔力所持之幻觉)。此时戒律防非止恶的功能,被魔以邪说撤去,行者便肆无忌惮地纵情于声色犬马、灯红酒绿的五欲之中,迷不知返;还以为自己已经证到真正的自在解脱之境界!殊不知,佛说解脱是建立在清净无染的戒行上;自在,是内心与尘劳(外境)无有瓜葛的宁静境界,而且自我生死的主权,确实掌握在自己的手中者,才是勇猛丈夫,才是真正的自在解脱。如果只是耍耍嘴皮子,以口头上的自在,行不守戒、不吃素(蛋不能吃,详阅天华月刊第一四五期)、好大喜功、贪求淫欲、物欲、声名……之实,而说自己已经证悟,是佛、是菩萨、是罗汉、是圣者……的大谎言,以自欺欺人,毁破自他戒行,破辱三宝者,要下地狱,比射箭还快!

  当知佛说戒定慧三无漏学,是究竟的解脱道。其中戒学,是一切显密禅净之通法。一个修行者,不能奉持清净戒法,那他在众人面前所显现的定与慧,非佛教之正定、正慧,而是魔定、魔慧、外道定、外道慧、邪定、邪慧,纵能惑众于一时,实与了生脱死,修行证道,毫不相干。何以如此?佛陀在《大涅槃经》中说:“欲见佛性,证大涅槃,必须深心修持净戒,若持是经而毁净戒,是魔眷属,非我弟子,我亦不听受持是经。”可见不能以甚深的虔敬心修持、奉行佛所制定的清净戒法者(一时环境因缘未具足者,但以惭愧心,战战兢兢,勇猛向守持清净戒法迈进者,不在此列)。佛陀说:“那不是我的弟子,是魔的眷属。无论他如何修行,绝对得不到究竟的开悟与解脱。”

  对于戒,佛何以如此重视呢?因为“戒是一切善法阶梯,亦是一切善法根本”。不持戒,而能开悟,证大涅槃,那是魔说,非佛所说。

  戒!是判定佛魔的最简便方法。所以佛最后教示弟子要“以戒为师”、“依法不依人”。凡是赞叹戒法,信受奉行戒法,庄严清净戒法者,即是善知识,应当时时亲近他,以他为师;反之,妙语如珠,哗众取宠,投人之所好,以俗法坏乱佛法,再以美丽的说辞诱人破戒、食肉、行淫,追求世间俗乐者.即是恶知识、是魔,应当速速远离!尤其在这个末法的时候,这种毁律误人,破戒破见之天魔(以贪婪淫欲为本)及其眷属,普遍下降于人间,混迹于佛门,或现出家修道相,或附于人体,或亲自现出种种形相,都说自己已经证得大涅槃,成就佛道;却暗地里赞叹淫欲,潜行污秽之淫行,破坏佛所制定的戒律,嗔喜无常,揭人稳私,诽谤三宝,引人入魔入邪。凡具正知正见之佛子,欲报佛恩者,皆当恪遵佛陀的教诲,由近而远,由国内而海外,广为宣扬流布禅定中的各种魔境,使令众生熟悉、觉知,而能临境不为魔鬼所恼乱、迫害,顺利地超出生死的缠缚。这是一切佛子护法卫教、慈悲度众,责无旁贷的神圣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