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十九座释迦牟尼佛真身舍利塔巡礼

发布日期:2020-02-16 16:10 点击: 来源:旃檀精舍

中国十九座释迦牟尼佛真身舍利塔巡礼

原创 微博黑敀 旃檀精舍


关于隋以前佛祖真身舍利塔的记载,见于唐代典籍,主要是《集神州三宝感通录》、《广弘明集》、《法苑珠林》和敦煌文献。各舍利塔具体所指,相关典籍所载基本相同,说明其时对隋以前佛祖真身舍利塔分布情况的认识是基本统一的。但数目并不完全一致,《集神州三宝感通录》列有二十座,《法苑珠林》列有二十一座,《广弘明集》和敦煌文献则列为十九座。敦煌文献载:“佛灭度后一百八十六年,摩竭陀国铁轮王名阿育,开前故塔,取其舍利八万四千粒,使七宝为资驱役鬼神,造八万四千宝塔,每一塔中安舍利一粒,请鸡头末寺十六万八千僧中,第一座号曰耶舍尊者,于五指端放八万四千道光明,敕鬼神寻光尽处,安塔一所,大唐国内得一十九所也。”十九座的说法在后世成为定论,大抵缘此。之前和朋友聊天聊到了大报恩寺塔,关于地宫和出土舍利,很多地方我不甚清楚,所以就略微研究了一下这十九座真身舍利塔的具体所指和现今遗存。

 1.西晋会稽鄮县塔记载舍利塔:西晋会稽鄮县塔现存舍利塔:宁波阿育王寺舍利塔舍利子发现:头骨真身舍利文献与佐证:鄮山舍利塔自西晋涌出以来,一直保存至今,虽历经坎坷,但从未隐没。虽然部分为传说,没有详实的文字记载,却也可以说传承有序,比较可信现保存状况:真身舍利保存于阿育王寺舍利殿,舍利塔现保存在阿育王寺藏经阁的二层,通常不对外,大概只有1尺多高,宁波阿育王寺现为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宁波阿育王寺

 

宁波阿育王寺舍利塔

 

2.东晋金陵长干塔版本一记载舍利塔:东晋金陵长干塔现存舍利塔:南京大报恩寺塔(新建)舍利子发现:顶骨真身舍利、10枚“感应舍利”文献与佐证:大报恩寺长干塔地宫石函上碑文记载,北宋大中祥符四年可政大师得到宋真宗的支持,修建九层宝塔,瘗藏“感应舍利十颗,并佛顶真骨”两份舍利之事,并且“内用金棺,周以银椁,并七宝造成阿育王塔,以铁函安置”。现保存状况:真身舍利现藏于南京牛首山佛顶宫,舍利塔与金棺银函等地宫文物藏于大报恩寺遗址公园,原长干塔与大报恩寺琉璃塔都消失在了历史的长河中,大报恩寺遗址公园现为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大报恩寺塔现状

 

历史上的大报恩寺塔

 

 

大报恩寺长干塔地宫出土舍利塔

 

大报恩寺长干塔地宫出土佛顶骨真身舍利

 

版本二记载舍利塔:东晋金陵长干塔现存舍利塔:镇江甘露寺铁塔舍利子发现:舍利共计772粒,唐代瘗下的计有二处:长干寺舍利小金棺内11粒,禅众寺舍利金棺内156粒。宋代瘗下的计有三处:银函内56粒,银元盒内177粒,木函内372粒,均是透明或半透明的颗粒,小如芥子文献与佐证:建国初镇江文管会在修复铁塔时,在塔基处发现地宫。地宫内放置有一长方形大石函,上面题有宋元丰元年四月八日“润州甘露寺重瘗舍利塔记”石刻一方。同时发现的还有唐长庆四年“李德裕重瘗长干寺阿育舍利记”,大和三年“李德裕重瘗上元县禅众寺舍利记”石刻二方。从而可以认定甘露寺塔地宫中所出土的舍利,即是“东晋金陵长干塔”内的释迦佛舍利现保存状况:舍利与金棺银函都藏于镇江博物馆,甘露寺铁塔建于北宋元丰元年,后又屡毁屡建,原为七层,上部三层于晚清时倾倒,现存四层,其中基座以及下两层为宋代原物,第三第四层为明朝遗存,镇江甘露寺铁塔现为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现存甘露寺铁塔


镇江博物馆所藏甘露寺塔地宫舍利

 

3.石赵青州东城塔记载舍利塔:石赵青州东城塔现存舍利塔:无存文物与舍利:无存文献与佐证:根据年代和所记载寺院考证,原址应为临淄西天寺,并无确凿证据现保存状况:无

 

同为南北朝时期的西天寺造像

 

4.姚秦河东蒲阪塔记载舍利塔:姚秦河东蒲阪塔现存舍利塔:运城普救寺莺莺塔文物与舍利:未发现地宫文献与佐证:基本可以证明原塔所在的大体位置,普救寺舍利塔附近的金代石碑。碑刻全文如下:敬惟释迦遗迹八万四千,天上人间、龙宫沙国、支那震旦一十九所,兹第四焉现保存状况:现存普救寺塔为明代嘉靖年间重建,山西省保

 

普救寺的莺莺塔

 

5.周岐州岐山南塔记载舍利塔:周岐州岐山南塔现存舍利塔:宝鸡法门寺塔(新建)舍利子发现:指骨真身舍利,三枚影骨(唐代所制的替代品)文献与佐证:无论是历史记载还是考古发现,证据都比较确凿,又发现了唐代多位皇帝供养指骨舍利的金银器、瓷器、丝织品等一大批珍贵文物现保存状况:真身舍利和地宫文物都藏于法门寺博物馆,原存法门寺塔为万历七年重建砖塔,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倒塌,现存法门寺塔为新建,法门寺遗址现为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新建法门寺塔

 

法门寺景区合十舍利塔

 

佛指骨真身舍利

 6.周瓜州城东古塔记载舍利塔:周瓜州城东古塔现存舍利塔:无存文物与舍利:无存文献与佐证:无考,一说原址位于敦煌莫高窟,《元和郡县图志·陇右道下》:“后魏太武帝于敦煌郡置敦煌镇,明帝罢镇立瓜州,以地为名也。”治所在今敦煌市西一公里处的沙州古城,领敦煌、酒泉、玉门、常乐、会稽五郡。隋初沿置,至大业三年始改为敦煌郡。唐武德二年,复置瓜州,五年改名西沙州。贞观七年省“西”字。武德五年以今敦煌为西沙州时,另于沙州东设瓜州,治所在晋昌县,即今瓜州县东南之锁阳城。可见,唐武德五年以前之瓜州实即乃今敦煌也。《集神州三宝感通录》记载说:瓜州城东古基者,乃周朝阿育王寺也。废教已后,隋虽兴法更不置寺。今为寺庄,塔有舍覆,东西廊庑,周回墙匝。时现光相,士俗敬重。每道俗宿斋,集会兴福,官私上下,乞愿有应。《舍利感应记》中言明“瓜州于崇教寺起塔”,上述记载表明,所谓的“瓜州城东古塔”,乃当今敦煌市东南25公里处的莫高窟。《广弘明集》卷15言崇教寺塔为土塔,完全符合莫高窟周围多土塔的状况现保存状况:无

 

莫高窟

 

7.周沙州城内大乘寺塔记载舍利塔:周沙州城内大乘寺塔现存舍利塔:无存文物与舍利:无存文献与佐证:无考,原址位于甘肃西北部的敦煌附近,北周武帝建德三年宇文邕曾在全国范围内灭佛,这是中国佛教史上著名的法难之一,瓜州大乘寺的几座塔也毁于这一事件中现保存状况:无

 8.周洛州故都西塔记载舍利塔:周洛州故都西塔现存舍利塔:洛阳白马寺齐云塔文物与舍利:未考证文献与佐证:唐代京兆释道宣《广弘明集》卷十五载:“洛州故都西白马寺东一里育王塔。”即为白马寺东南的齐云塔。另一说认为《广弘明集》把洛阳与洛州混为一谈。因为北魏洛阳与洛州是两个不同的地理概念,北魏时期,将司州改名为洛州,治所在洛阳县,就是现在洛阳市东北,不久就复名为司州。东魏时又改洛州,到隋朝时废除。而阿育王寺的存在是毋庸置疑的,最早记载洛阳阿育王寺的是北齐魏时候的《魏书释老志》:“于后百年,有王阿育,以神力分佛舍利,于诸鬼神,造八万四千塔,布于世界,皆同日而就。今洛阳、彭城、姑臧、临淄皆有阿育王寺,盖成其遗迹焉。”然而自此以后,有关洛阳阿育王寺的史料阙如。洛阳水泉石窟门口魏碑记载,记载中印证了这一事实。由于漫漶,对题记开头几句的辨认歧义颇多,其中最关键的是把阿育王寺误认为其他寺庙。造像题记对洛阳周边五县佛像进行记述时,只说数量、方位、造像题材而不提及寺院,唯对阿育王寺作了详细描述,足以证明其地位之高。这一史料有力佐证了《魏书》关于洛阳阿育王寺的记载,且进一步明确了地点,弥足珍贵现保存状况:齐云塔本称释迦舍利塔、金方塔、白马寺塔。在洛阳白马寺山门外东南。据白马寺现存碑刻和某些佛籍载,东汉永平已已,汉明帝敕建佛塔,"芨若岳峙,号曰齐云"。今存之砖塔,实重建于金大定十五年,洛阳白马寺现为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白马寺齐云塔

 

9.周凉州姑臧故塔记载舍利塔:周凉州姑臧故塔现存舍利塔:武威莲花山塔文物与舍利:无存文献与佐证:东晋太元八年,西域高僧鸠摩罗什到达甘肃凉州,鸠摩罗什在甘肃凉州待一十七年弘扬佛法,在这十七年里莲花山每年水陆法会鸠摩罗什都会主持。据史料记载,莲花山,古称姑藏山,此处就是史书记载的凉州姑臧故塔,又名镇魔塔,另有一说,凉州姑臧故塔早毁多年,且并不位于莲花山上现保存状况:虽然曾经过数次灭佛、战乱与地震破坏,但是凉州姑臧故塔依然屹立,现存莲花山塔应为明代所建,八角七级楼阁式砖塔,甘肃省保

 

莲花山塔

 

莲花山遗存牌楼

 

10.周甘州删丹县故塔记载舍利塔:周甘州删丹县故塔现存舍利塔:南湖公园发塔(新建)文物与舍利:未考证是否是真身发舍利文献与佐证:删丹县即为今日甘肃省山丹县,据说山丹法塔寺在七十年代初被毁,后來发现塔下有井,井里有个匣子,匣子里有經書和头发(未考证是否是阿育王所分的),未发现舍利,另一说为甘州万寿木塔,即为张掖木塔,这种说法多是为了旅游开发,并无科学考证现保存状况:现南湖公园新修发塔为新修

 

山丹南湖公园发塔

 

张掖木塔

 

11.周晋州霍山南塔记载舍利塔:周晋州霍山南塔现存舍利塔:洪洞广胜寺飞虹塔文物与舍利:未知文献与佐证:汉建和元年敕建俱庐舍寺。魏太武帝元年坑杀天下僧道,焚经卷烧寺院,俱庐舍寺废为土墟。后周武帝保定三年游增正觉朝台兴修浮图,掘出一断碑,碑文有建和元年敷建记载,这是广胜寺最早的记载。北周武德三年降旨灭佛,建塔中止。唐上元元年行脚赐贤无诤比丘,以建塔上状于朝,敕令在阿育王舍利旧址兴建,塔成,丞相李泌封明应之神以护之。唐大历四年汾阳郡王郭子仪就“俱卢舍寺”的“古阿育王塔”出现严重的裂痕奏请重修并扩建塔院,得准后易名广胜寺现保存状况:原阿育王塔毁于地震,现存广胜寺飞虹塔建于明代正德年间,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广胜寺飞虹塔

 

12.齐代州城东古塔记载舍利塔:齐代州城东古塔现存舍利塔:代县阿育王塔文物与舍利:存在地宫,据《塔志》记载:内有地宫,地宫内有舍利、佛像、印度陀罗尼经文和其他经书,地宫出口至今无人发现文献与佐证:《明?代州志》记载,代州阿育王塔始建于隋朝仁寿元年,但按唐代记述塔在北齐时代就已存在,隋朝只是在原址上重建而非始建。据考证,塔周原建有规模宏大的寺院北齐已存在。据光绪《代州志》记载:隋朝所建塔为木质结构,名为“龙兴”。唐会昌二年龙兴塔遭毁。唐宣宗大中元年重建,将塔寺名改为圆果。北宋神宗元丰二年古塔因雷电焚毁。宋徽宗崇宁元年又建。金宣宗兴定二年元兵南下时州人放火焚烧,化为灰烬。元至元十二年元世祖忽必烈敕建为砖塔。现保存状况:现存塔为元至元十二年所建,喇嘛塔造型,砖砌,平面圆形,非常精美,为第五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代县阿育王塔

 

13.隋益州福感寺塔版本一记载舍利塔:隋益州福感寺塔现存舍利塔:无存文物与舍利:无存文献与佐证:两晋时期,数位高僧从洛阳等地抵达成都修建“大石寺”。后更名为“福感寺”,唐代高僧道宣在《集神州三宝感通录》记载,成都时年常有旱涝,官家祈雨都要到这里,祈而有应,特有感征,寺庙因此得名“福感”。唐中后期福感寺达到顶峰。诗人刘禹锡游川时,更作下《成都府新修福成(感)寺记》,称“绣于碧霄,望之如昆阆间物”。至唐末逐渐衰落消失。2016年,成都市考古所在实业街进行发掘。面积达一万多平方米,发现了塔基、房址、水井、道路、沟渠等遗迹。而出土文物中包括一千多块石刻经版、石刻造像残件、蟠龙碑首、模印密檐塔砖、有铭文的琉璃瓦等建筑构件,以及大量日用陶瓷器。其中考古人员凭借刻有“传今福感寺”的经版,确认了福感寺遗址所处现保存状况:无

 版本二记载舍利塔:隋益州福感寺塔现存舍利塔:成都宝光寺舍利塔文物与舍利:舍利子十三粒文献与佐证:另一说法,为宝光寺以“舍利宝光”而闻名。唐末黄巢晨民起义军攻破长安,唐僖宗李儇逃到新都,把大石寺作为他的行宫。寺中有木塔“福感塔”,李儇常在晚间看见福感塔下异光,便向方丈悟达禅师询问原因。悟达回答说是塔下的舍利子发光。李儇便命人发掘,挖出一石匣,内藏有十三颗颗舍利子。李儇于是命悟达重修殿宁,改寺名为“宝光寺”;并把福感寺改建为为十三层砖塔,将舍利子乃放於塔下,改称“舍利宝塔”。可信度很低,多是后编的故事,但宝光寺舍利塔舍利是否源于福感寺却依然存在这种可能现保存状况:宝光寺舍利塔建于唐僖宗中和年间,历千余年,屡有残破,屡有培修,现为十三级方形砖塔,密檐实心,高约三十米,塔刹冠以鎏金飞形铜宝顶,宝光寺现为第五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成都宝光寺舍利塔

 

14.隋益州晋源县塔记载舍利塔:隋益州晋源县塔现存舍利塔:崇州市白塔寺塔文物与舍利:无考文献与佐证:根据地名所述益州晋源县以北周多融县改名,治所在今四川省崇州市西北怀远镇,属犍为郡,隋朝时属蜀郡,根据地名和地方县志记载,应该是现在的崇州市白塔寺塔。现保存状况:原塔始建于隋代,如今的宝塔是经过民国和新中国两次修复后的样貌,已不是曾经的样貌,荒废那么多年,有没有地宫,地宫是否有舍利都难以考证,现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崇州市白塔寺塔

 

15.隋郑州超化寺塔记载舍利塔:隋郑州超化寺塔现存舍利塔:郑州超化寺塔(新建)文物与舍利:汉白玉舍利函1个,内装舍利盒二,一银一瓷,盖上有铭文纪年,北齐武平二年造像碑头、唐碑各一,北朝至唐代石刻残佛百余尊。文献与佐证:超化寺建于唐开元二年,超化寺舍利塔为方形十三级楼阁式砖塔,高三十余米。1969年11月被拆毁,现仅存塔基。超化寺始建于隋开皇元年,共分上、中、下三寺。上寺在超化二层寨,中寺位于超化塔坡,下寺位于超化街北,以下寺最大。超化寺在武则天和唐中宗时,南到三门沟,北到石羊岗,周围达十余公里。僧侣在两千人以上。历代不少名人履履相接,题咏甚多。现保存状况:舍利与舍利函现存河南文物考古研究所,郑州超化寺塔1969年被拆除,近年重建,唐碑失踪,大批残佛原地窖藏保护,齐碑与部分残佛现藏新密市博物馆,郑州超化寺为第一批河南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郑州超化寺塔

 

16.隋怀州妙乐寺塔记载舍利塔:隋怀州妙乐寺塔现存舍利塔:武陟妙乐寺塔文物与舍利:有地宫,是否有舍利未知文献与佐证:妙乐寺塔,又名妙乐寺真身舍利塔,位于武陟县西八公里北张村北,据碑载:佛祖舍利灵骨,建宝塔一十九所,妙乐寺塔其一也,序列第十六现保存状况:现存妙乐寺塔为国内规模最大、保存最完整的五代砖塔,该塔原建于唐,后周显德二年重修,寺已早废,唯塔独存,为第五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在黄河水淹埋后塔门尚可进入,后平整土地时,塔门被埋于地下,仅露一拱门上沿于地面。据说从塔心室平砖隙间向下投入硬币可听到水声,估计是地宫长期积水所致。

 

妙乐寺塔

 

17.隋并州净明寺塔记载舍利塔:隋并州净明寺塔现存舍利塔:太原市晋源区惠明寺舍利塔文物与舍利:地宫是否存在未考,但地宫内除佛祖真身舍利也有可能藏有仁壽舍利文献与佐证:晋源阿育王舍利塔位于山西太原市晋源区古城营村, 又称舍利塔,这座塔创建于隋仁寿二年,属于传承有序的一座佛祖真身舍利塔现保存状况:重建于明洪武十八年。总高二十五米,为实心白色覆钵体喇嘛塔;钵顶上六层立式莲瓣组成的塔脖子,上置圆锥形十三层相轮,相轮上覆有流苏的华盖,为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晋源区惠明寺舍利塔

 

18.隋并州榆社县塔记载舍利塔:隋并州榆社县塔现存舍利塔:榆社大同寺舍利塔(无存)文物与舍利:无存文献与佐证:据光绪《山西通志·古迹考》载:“大同寺,在榆社县东南,永平十年建。内有阿育王所造舍利塔。宋治平四年重修。元至元间改建中殿,大德间改为毗卢殿。明洪武二十四年修,置僧会司。” 即为并州榆社县塔,但如此的话,它比“释教之源”的洛阳白马寺还要早一年。当地文献清光绪《榆社县志·古迹卷》也难明辨其详,只说:“舍利塔,在县东大同寺……不知建于何代,宋治平四年重修。”这两份文献都不能有力的佐证寺院修建年份,通过实物史料的佐证来判断大同寺舍利塔的创建时间。文物工作者在榆社大同寺旧址上发掘出140多尊石佛造像,从已发现的佛像题记上看,已有“大齐天保十年”字样,说明塔寺在北齐或北齐之前就已存在。再结合《法苑珠林》所记的座阿育王塔均不早于西晋的情况来看,榆社大同寺舍利塔的始建年代就应在西晋至北齐之间,即十六国和北魏时期现保存状况:毁于清末,光绪《榆社县志·营建志》载:“大同寺,在城外东南,元时改建,后寺全毁,仅存石佛像。道光八年,邑令陈维屏督同绅董王席宾,李天乙等重建。中殿即舍利塔,前供设文昌神像。”可见,到道光八年,地上建筑虽遭毁坏,但石佛像犹存,这就说明当时大同寺的地下遗存仍安然无恙,但这也是文献明确记载舍利塔还在的最晚时间。而到清末时,大同寺已仅存山门和大殿,殿后已成为一片菜地,舍利塔已经不复存在了。抗战时期,日寇空袭又使残存的庙宇全部被毁,至此大同寺舍利塔遗失殆尽,近年有新建大同寺

 

榆社大同寺复建效果图

 

19.隋魏州临黄县塔记载舍利塔:隋魏州临黄县塔现存舍利塔:莘县舍利寺村大兴国寺塔(无存)文物与舍利:无存文献与佐证:《旧唐书﹒地理志》记载:魏州,北周大象二年分相州置。隋大业三年为武阳郡。隋末,李密改武阳郡为魏州。寻为窦建德所据。唐武德四年,复为魏州,置总管府,寻改为都督府。领贵乡、昌乐、元城、莘、武阳、顿丘、观城、临黄、繁水、魏、馆陶、冠氏、漳阴十三县。可知唐代魏州辖境相当今河北大名、魏县,河南南乐、清丰、范县,河北馆陶,山东冠县、莘县等县地,但临黄县在宋代已废,并入观城县现属莘县一个乡镇,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载:“后魏析置临黄县,属顿丘郡。隋复置,属魏州。唐初,属莘州。贞观初,州废,县属魏州。故黄河在县南。黄沟,亦在县南。临黄县以此水而名。”?《观城县志》引《寰宇记》:“废临黄县在观城东南七十二里。”《中国历史地名大辞典》说:“临黄县,北魏初置,属顿丘郡。治所在今河南范县东南二十二里临黄集(今属范县白衣阁乡)。”我们基本可以判定,历史上的临黄县应在现今河南范县和山东莘县相邻地带,根据地理位置,可以判定此塔大体位于现在的舍利寺村,即为莘县古城镇舍利寺村的大兴国寺,2017年大兴国寺旧址出土了一通元代古碑。此碑名《大元国濮州朝城县舍利大兴国寺总持净因大师道公高行碑》,冠、身、座俱全。碑文1700余字,详细记述了元初高僧净因大师生平及其发愿重修舍利寺、塔的事迹。此碑的出土不仅部分还原了舍利寺的历史面目,还石破天惊地破解了舍利塔的真实身份,为进一步揭开舍利寺的神秘面纱提供了一把钥匙,但寺、塔建于何时,传世史志均未见记载。根据乾隆十一年《重修舍利寺碑记》载:“朝城县治东南十八里舍利寺,考所自昉,邑乘不及详,父老亦无能道之者,盖其迹为最古云。世传宋祥符间敕命整理,极中兴之盛;元大德复奉懿旨重修,其为名胜之地无疑矣。”由此可知,至迟清初时舍利寺的来由就已失传,此亦是舍利塔真实身份不为人所知的原因现保存状况:大兴国寺内舍利塔,塔基占地250多平方米,高九层,可惜塔在清康熙年间已半毁,上世纪四十年代,舍利塔及寺院一并毁于战火。另外,除这座大塔外,还有一座稍小一些的塔,也毁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

 

建国初大兴国寺小塔

 

(本文图片部分来自网络)